旧加冷机场在英殖民地时期被誉为是“大英帝国最好的机场”,因为飞机可以采用水陆两种方式起降。

新加坡第一个民航机场 — — 旧加冷机场。新加坡民航事业于1937年起步,政府在加冷建立第一座机场。(图片:Changi Airport)
航空节在加冷机场举行。摄于1951年9月1日。(图片:SPH Media)

第一次看到旧加冷机场(Kallang Airport)建筑物,是在70年代念小学的时候,当时随罗弄泉民众联络所儿童俱乐部到那里参加绘画比赛。
当时这个地方是人民协会(People’s Association)总部,并不知道它过去曾是新加坡第一个民用机场,这个机场在1937年6月12日正式启用,并在1955年巴耶利峇机场(Paya Lebar Airport)建成后功成身退。
在加冷机场之前,民航机都在建于1929年的实里达前英国皇家空军(Royal Air Force,RAF)的基地起落。第一架飞抵我国的商用班机是在1930年2月11日,那是从雅加达飞抵我国的荷属东印度航空公司(Dutch East Indies Airways)的班机,当时机上载有8名乘客。
而关于我国最早的飞行记录,第一架从我国“起飞”的飞机是在1911年3月16日,地点在花拉公园跑马场,当时英国飞行员克里斯蒂安(Joseph Christiaens)驾驶着布里斯托尔双翼飞机(Bristol Boxkite)起飞。布里斯托尔双翼飞机的机翼长10.5米,机身长11.7米、高3.6米,时速每小时40公里,可承载一名搭客飞200公里。
而第一架在我国“降落”的飞机(除早期的展示飞行外),由罗斯·麦克弗森·史密斯机长(Captain Ross Macpherson Smith)驾驶,机上有3名机组人员。1919年12月4日,这架飞机从英国飞往澳大利亚达尔文(Darwin),途中在新加坡停留。

本地印度社群在机场迎接印度总理尼赫鲁的到来。摄于1954年8月11日。(图片:SPH Media)
1953年10月24日,美国副总统尼克逊抵达加冷机场后,检阅由海陆空军等组成的仪仗队。(图片:SPH Media)

第一座民用机场

在1931年8月31日,海峡殖民地总督金文泰·史密斯 (Cecil Clementi Smith,1840–1916)宣布,政府决定在加冷盆地兴建一座民用机场。他在公告中宣称:“展望未来,我期望看到新加坡成为世界上最大和最重要的机场之一……。因此,我们必须在靠近市中心的地方兴建一个同样适合陆地和海上飞机起降的机场,而最佳地点毫无疑问的就是加冷盆地。”
机场在1931年开始兴建,当时的加冷盆地是一片红树林沼泽地,当局从惹兰友诺士(Jalan Eunos)的石山挖土填方,填土工程在1935年完成,共填平259英亩的土地。建设工程导致居住在加冷盆地的马来人失去家园,他们过后被重新安置到其他甘榜。
1937年6月12日,海峡殖民地总督珊顿·托马斯爵士(Sir Shenton Thomas)宣布加冷机场正式启用。机场开幕当天,《海峡时报》头条报道这项“大英帝国最好的机场”的消息。之所以被认为是最好的机场,那是因为机场周边拥有水上飞机的停泊区,可以水陆双用。报道还说,“加冷机场的面积和设计,在亚洲地区只有印度的新德里机场是匹敌。”
世界首名独自飞越大西洋的女飞行员艾蜜莉·埃尔哈特(Amelia Earhart)也赞扬“加冷机场是东方航空的奇葩”,艾蜜莉·埃尔哈特曾在1937年在加冷机场起降,她对机场的设施赞不绝口。艾蜜莉·埃尔哈特是美国历史上的女英雄,是世界第一个单独驾驶飞机不落地飞越大西洋的女性飞行员。不幸的是,在同年(即1937年)她与一男导航员启航挑战环球一周时,在飞往太平洋上的豪兰岛(Howland Island)时失去联络而英年早逝。
加冷机场虽然在1937年正式启用,但在更早的1935年11月21日,“赫尔墨斯 ”号(HMS Hermes)航空母舰上的3架“霍克鱼鹰”(Hawker Ospreys)已率先在这里降落。
加冷机场曾接待过不少名人,包括美国副总统理查德·尼克逊(Richard Milhous Nixon)、印度总理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赴印尼西爪哇参加万隆会议在这里转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英国驻新加坡总督约翰·费恩斯·尼诰(John Fearns Nicoll,任期1952年至1955年),此外我国早期著名慈善家兼教育家陈嘉庚,也曾多次在这里搭乘飞机出国。

内政部长兼人协副主席黄根成坐起重机为人民协会庆祝成立40周年纪念活动主持开幕仪式。摄于2000年4月8日。(照片:SPH Media)

机场设计

从今日旧加冷机场的所在位置和周围的建设,很难想象飞机当年如何从这里起飞和降落?旧机场路(Old Airport Road)其实是飞机跑道,飞机从机场,通过加冷公园(俗称劳动公园)内宽阔的体育场路(Stadium Road),横越蒙巴登路(Mountbatten Road),直通旧机场路。每当飞机起落时,蒙巴登路上往来的车辆都会被两道栅门拦阻而停下来等候。
加冷机场的设计师是海峡殖民地公共工程局总建筑师弗兰克·多灵顿·沃德(Frank Dorrington Ward)。机场建筑遵循上世纪30年代本地的装置艺术风格(Art Deco),整体以简单实用为主,外墙以弧形做点缀,跟中峇鲁的新加坡改良信托局(Singapore Improvement Trust,建屋局前身)建造的组屋有许多共同的影子很多相似的地方。

PS 下期待续

Text / Glenn Low 刘汶錝

注:刊登在第937期《优1周》,2023年11月18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