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希尔顿酒店(现为voco酒店)的壁雕和门神,经过时都会顿足看一看,也拍了多次照片,这次因为要写专栏特地再前往仔细看看。
壁雕原本由19个块状组成,但现在看到的只有14个块状,另5个块状不知去向,改天酒店拆除时,希望这些作品得到妥善的安排。

旧希尔顿酒店的壁雕。摄于2023年9月7日。(图片:Glenn Low)
很可惜大门入口处的遮雨亭挡住了部分壁雕。摄于2014年5月29日。(图片:SPH Media)

之前写乌节路文华酒店(现为希尔顿Hilton Hotel)杨英风作品,觉得讽刺,因为在处理稿件的时候得向台湾杨英风艺术教育基金会惠借照片。杨英风作品,在2006年酒店易主之后,全被拆除运往台湾的这个基金会。当下读到新闻,有一种痛 — — 新加坡走宝。
向基金会了解运回台湾的艺术品,带回台湾的有“晨曦”、“大鹏(二)”、“文华六器”和“朝元仙仗图”,而毁损的是“天女散花”、“文华群瑞”、“瑞蔼门楣”,“玉宇璧”则不知去向。

8月底获知旅店置业(Hotel Properties)获得市区重建局的临时准证,将重新发展福临购物中心(Forum The Shopping Mall)、voco酒店(voco Orchard Singapore,昔日希尔顿酒店)和旅店置业大厦(HPL House)所在的乌节路地段,所以特别留意酒店的艺术作品。
旧希尔顿酒店的壁雕和门神,我经过时都会顿足看一看,也拍了多次照片,这次因为要写专栏特地再前往仔细看看。

建造中的希尔顿酒店。摄于1969年9月24日。(图片:SPH Media)
旧希尔顿酒店入口旋转大门。(图片:希尔顿酒店)
希尔顿酒店职员。(图片:希尔顿酒店)

壁雕的古老象征符号

在创作这幅大壁雕之前,幸德信花了一年时间进行研究,他使用古老象征符号,如图帕尔(Tumpal)图案、高度风格化的Tjilih人物、托蓬舞或假面舞(Wayang Topeng)面具、印度-马来高级酋长的刀、Singa(狮子)面孔、神话动物面孔等,每个图案背后都蕴含着不同的寓意和情感,通过这幅壁雕,人们得以领略到艺术与文化的完美结合。幸德信曾说这是他“献给新加坡的礼物”。
这些壁雕由环氧树脂(Epoxy Resin)制成,美中不足的是入口处部分被后来建起的遮雨亭挡住,不能看到全貌。作品原本由19个块状组成,但现在看到的只有14个块状,另5个块状不知去向,改天酒店拆除时,希望这些作品得到妥善的安排。
在创作这一组壁雕的时候,幸德信曾说 — — “壁雕或壁画是世界上最古老、最纯粹、最强大的大众传播形式。它使艺术家,尤其是具有社会良知的艺术家,能够通过自己的作品发表公开声明,即直接与人民对话。壁画是一种有生命的东西 — — 你在它的基础上进行创作,像培育植物一样培育它,使用石头、沉积岩和陶瓷等各种材料,直到设计的方向出现,让人赏心悦目,同时让人想起过去的文化和遗产。”
在他的壁雕和壁画作品中,他总是试图引入一些幻想、戏剧元素和奇观,以愉悦公众的视觉,同时提醒他们过去的文化和艺术遗产,昔日希尔顿酒店的这一组壁雕是最好的说明。
幸德信于1928 年出生于马来西亚吉隆坡,他曾在新加坡求学,最初是一名小提琴家,20世纪50 年代成为一名艺术家。从那时起,他获得国际赞誉,并受委托在世界各地(从纽约到伦敦)创作了多幅壁画。
幸德信在建筑环境,尤其是酒店环境中的艺术创作颇有建树。据说,1955年,他为莱佛士酒店的主厅绘制了两幅壁画,20世纪70年代,他又为文华酒店绘制了一系列壁画。香港文华东方酒店的外观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幸德信。幸德信在建筑环境中进行艺术创作,并在东西方修辞中运用漂亮的线条。充满才气的他在2014年8月2日去世。

希尔顿酒店门神 — — 尉迟恭黑面虬髯。摄于1999年8月6日。
希尔顿酒店门神 — — 秦叔宝白面长须。摄于1999年8月6日。

两尊门神— — 秦叔宝与尉迟恭

希尔顿酒店虽然易名,但壁雕还在,大门前两尊分别隔得老远的陶瓷门神 — — 秦叔宝(秦琼)与尉迟恭(尉迟敬德)也都还在。他们两位本是唐朝将军,凭借绝对的忠诚和绝伦的武艺,不但名列唐初“凌烟阁二十四功臣”,还成为百姓寄托平安吉祥愿望的门神,将庙堂的称颂与江湖的赞誉完美结合。
这两尊门神建于1975年,每尊重3吨,出自马来西亚柔佛州居銮“欧氏陶瓷”(Aw Pottery Studio)创办人欧英光之手。
欧英光出身陶瓷工匠家族,他年纪轻轻已掌握祖传工艺和柴窑设计。在二战时期从潮州南下至马来亚谋生,选择在拥有黏土地质的马什落户。利用当地的丰富天然资源,以及自身手艺,打造出一片陶瓷王国,在1949年创办“欧氏陶瓷”。
欧英光创作的门神虽然有人的高度,但由于安置不是很显眼,一般走过都不太会留意到。
秦叔宝和尉迟恭造型不一,秦叔宝白面长须,尉迟恭黑面虬髯,但在过去曾闹过笑话,文字说明竟然阴差阳错把两人搞乱。
门神是为了酒店的风水挡煞作用而存在吗?这不得而知,但它们站在酒店前方,算一算也有48年的历史。

Text / Glenn Low 刘汶錝

注:刊登在第934期《优1周》,2023年10月28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