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台湾艺术家杨凤英创作的位于文华酒店的装置艺术作品在2006年酒店易主之后,被拆除运往台湾杨英风艺术教育基金会。
我最近向基金会了解运回台湾的艺术品,运回台湾的有“晨曦”、“大鹏(二)”、“文华六器”和“朝元仙仗图”,而毁损的是“天女散花”、“文华群瑞”、“瑞蔼门楣”,“玉宇璧”则不知去向。(特别鸣谢
财团法人杨英风艺术教育基金会提供照片)

昔日文华酒店的“朝元仙仗图”壁画艺术装置。摄于1995年9月13日。(图片:SPH Media)
艺术家杨英风在创作”朝元仙仗图”时摄。(图片:财团法人杨英风艺术教育基金会提供,G7)

已经消失的文华酒店有很多中国风的艺术装置,创作者是台湾艺术家杨英风(1926–1997),由他创作的装置艺术包括“朝元仙仗图”、“文华六器”、“天女散花”、“汉代社会风俗图”、“晨曦”、“大鹏”及“玉宇璧”。
据知在最早的时候,整个酒店的装修工程是由英国人唐·艾希顿(Don Ashton)负责,艾希顿是好莱坞电影大银幕时代的名布景设计师,但他做出来的东西很表面,酒店老板华联企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连瀛洲老先生不满意,最后要求他把8000平方呎接待大厅最重要保留给壁画的位置留下来,由他亲自处理。连老先生打算在这个地方安置他很看重的“朝元仙仗图”,他要把87位神仙全部摹写绘刻上去,成为一幅气派宏伟的壁画。经新加坡艺术家佘金裕介绍,他派人到台湾与艺术家杨英风商量制作事宜。
杨英风当初并不是太愿意去执行这么一件工作,甚至反对“朝元仙仗图”这个构想和计划。原因是他个人不做完全写实与模拟的艺术工作已有多年,其次他认为新加坡非常现代化,应该以创新的艺术形式来配合文华的新建筑。可是后来在了解到连老先生南来奋斗多年仍“心系祖国”的情怀以后,他便答应制作,并要尽力做好。

朝元仙仗图与天女散花

“朝元仙仗图”相传是唐代画圣吴道子的作品。杨英风将所有的人物重新排列,采比真人两倍大的尺度,利用纯熟的雕法,勾勒出每位神仙的表情及体态,使得手持仗仪,飘然涌现的仙子栩栩如生,显示出“文茵日曜,华盖云移,群仙飘渺,瑞霭门楣”的气势。
此外,他的线雕“天女散花”,分别刻在正门入口3根柱子花台的四周,莹白的大理石上。内容是纤云四捲,透洩悠扬笙歌,映现婆娑舞影,但见绰约仙子,飘袂萦绕,轻颦浅笑,游冶散花。题曰:天女飞舞彩云间,散花飘落满蓬瀛。

汉代风俗图(图片:财团法人杨英风艺术教育基金会提供,H42)

汉代社会风俗图

另一“汉代社会风俗图”,艺术家采取汉代王朝繁荣富足生气盎然的社会景态,仍用白底描金的线雕,刻在一宴会厅的牆壁上。图内景象人物,是取自汉代画像砖的浮雕。内容举凡“汉阙”、“骑射”、“讌集”、“跳丸”、“跳剑”、“市集”等,虽各为独立主题,却可窥其互为关系的衣冠人物,民俗民情等朝野生活形态。原件造型古拙,结构简鍊,杨英风的表现手法是取其精华做朴实线条的模写,当求置身画中,得举杯与图中人物,交欢畅饮歌一曲,发思古之幽情,怀旧之意兴。题曰:常闻诗人语,不醉且无归。

作品:“玉宇壁”(图片:财团法人杨英风艺术教育基金会提供,H28)

“玉宇壁”、“大鹏”与“晨曦”

以上3件作品完成后,连老先生很满意,于是又要求杨英风为文华大门口的装置提供设计,艺术家大胆提出“玉宇壁”的创作构想。他解释说,文华本身的建筑是西式的,门口的东西必须得跟建筑外貌配合才行,不宜做完全写实的中国设计。
最后的成品“玉宇壁”以单纯流畅的线条,塑出钢劲浑厚气魄,矗立酒店前面(新加坡航空公司办事处外),那巨大的乳白色景观雕塑在没有绿意的空间中有屏风的效果。它看起来是西化抽象的创作,但创作灵感实则来自北宋苏东坡的千古名句“我欲乘风归去,只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玉宇壁”的设立,据杨英风当年的说法,也考虑到文华酒店的风水。“玉宇壁”的设计形象是一堆线条优美的固体祥云瑞气做翩翩飞起之状,它的甚深意境是:以灵巧的柔力,把整座40层的酒店高高托起,从而化解了现代建筑过于僵硬的格调。杨英风这件作品再次赢得连老先生的欢心,更奠定杨英风作为世界知名景观雕刻设计大师的崇高地位。“玉宇壁”完成后,他又在酒店两边的新加坡航空公司与银行各做一件在其门口,风格与“玉宇壁”相同,名为“大鹏”与“晨曦”。

“文华六器” — — 天(图片:财团法人杨英风艺术教育基金会提供)
“文华六器” — — 地(图片:财团法人杨英风艺术教育基金会提供)
“文华六器” — — 东南(图片:财团法人杨英风艺术教育基金会提供)
“文华六器” — — 西北(图片:财团法人杨英风艺术教育基金会提供)

文华六器

在5楼宴会厅外,主人本来要塑置4尊中国历代著名皇帝的立像,杨英风建议他制作“文华六器”:“天”、“地”、“东南”、“西北”。这是6个方位,合为完整的宇宙。
 这系列作品是以东方美学与哲理为素材,在纯淨的大理石上,做朴拙的雕作。深远方面的意义是:四者合为完整的宇宙。浅近的意义:文华是世界的缩影,佳宾从天上东南西北四方云集而来,成为天上人间融合的境界。
 与“玉宇壁”一样,“文华六器”乍看以为是西方的抽象雕作,实则为极中国形质。

为杨英风作品做拆卸工作的负责人是杨英风之子杨奉琛(左),以及本地雕塑家陈连山。摄于2008年10月25日。(图片:SPH Media)

作品运回台湾

2006年文华酒店易主,新业主印尼力宝房地产投资公司准备翻新酒店,其正门扩建为走高档次路线的文华购物廊,杨英风的作品被拆除运往台湾杨英风艺术教育基金会。当时为杨英风作品做拆卸工作的负责人是杨英风之子杨奉琛,以及本地雕塑家陈连山。
我最近向基金会了解运回台湾的艺术品,带回台湾的有“晨曦”、“大鹏(二)”、“文华六器”和“朝元仙仗图”,而毁损的是“天女散花”、“文华群瑞”、“瑞蔼门楣”,而“玉宇璧”则不知去向。
关于“玉宇璧”的去向,早报艺术专线记者吴启基曾经在他的专栏文章《悼念玉壁》写说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被拆毁,原因是酒店前面要建停车场。而据我观察,应该是要让位给更宽敞的人行道才对。不管是什么原因,“玉宇璧”已逝,让人遗憾。

艺术家杨英风摄于文华酒店创作场地。(图片:财团法人杨英风艺术教育基金会提供,G15)

杨英凤简介

杨英风于1926年生于台湾宜兰,12岁赴北京接受教育,后赴日本东京美术学校建筑系深造,追随日本木构建筑大师吉田五十八(Isoya Yoshida)。后者相当称许中国唐代建筑,对杨英风影响颇深。
后来,杨英风因战乱回返北京,曾游大同、云岗石窟,认为魏晋南北朝的造型艺术是中国美学中最突出的境界。他在创作时,也尝以中国美学与佛教艺术融入现代艺术与环境中。在后期,他以天人合一、生命圆融的宏观思想,创造出来的《缘慧厚生》、《缘慧润生》等作品,备受国际瞩目。
1963年,杨英风首次以不锈钢为雕塑媒材,风格趋于抽象化、符号化,为台湾雕塑界开启了新页。1963年赴意大利求学,返台后住在花莲,投入花莲大理石厂的建设后,从而了解到大自然雕刻太魯阁山水,他以石雕作品呼应着大自然,正所谓“环境造人,人也创造环境”。

杨英风于70年代提出“景观雕塑”(Lifescape Sculpture)此一开创性的观念,他认为雕塑艺术的“景”是一个“外在的型”,必須与周遭的自然环境呼应融合;而“观”字是人类“內在的精神状态”,人类伦理生活深受到自然、宇宙的影响。他终其一生以中国魏晋时期自然、朴实、圆融、健康的生活美学为景观雕塑创作之核心精神,並以造型艺术來提升和改善生活环境与品质。

1971年他来到本地文华酒店进行装置艺术创作,作品包括“朝元仙仗图”、“文华六器”、“天女散花”、“汉代社会风俗图”、“晨曦”、“大鹏”及“玉宇璧”。1991年,他曾本地举行雕塑展,共展出55件作品。因设计文华酒店的装置艺术,杨英风与华联银行主席连赢洲老先生结缘,连老先生后来是杨英凤的主要赞助人,他们于1988年合作创作了建立在莱佛士坊的雕塑《向前迈进》。雕塑用写蚀手法描绘了新加坡的进步和发展。同时也充分表现了杨英凤有关“景观雕塑”的理念。除《向前迈进》,杨英风在本地也有其他的雕塑作品,有机会再向读者介绍。

1997年8月1日起,日本箱根“雕刻之森”雕塑博物馆(The Hakone Open-Air Museum)为杨英风举办创作60年回顾展,呈现了这位大师的完整创作风貌。

杨英风在1988年创作的《向前迈进》用写实手法描绘新加坡的进步和发展。摄于2003年9月30日。(图片:SPH Media)

注:文章刊登于第886期《优1周》。(2022年11月25日出版)

资料来源:《星洲文华工作录 作品与规画》,1975年11月1日,杨英风口述,刘苍芝撰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