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张图片,你究竟在哪里?你认为你需要一种什么情况来证明你自己在哪里?不管是你这个人的身体,还是位置,还是寄托?你有想认真想过这一点吗?

由《优1周》和富贵山庄在7月10日主办的“生命咖啡馆”线上课程活动–“在改变面前,谁做庄?”,已经圆满结束;由于读者反应热烈,本刊特别徇众要求在此刊登当天吴伟才主讲的精彩内容,和大家分享!

什么是“改变”?
首先,我们该先真正认识“改变”。

改变是宇宙里无时无刻都在进行的事。时间、空间、物质,都在进行磁场波动的改变。我们生活里一碟炒好的菜,搁3小时就开始质变,哪怕冰冻肉类看似新鲜,其实也在质变。水变蒸汽,变不同的云,下不同的雨,结不同的霜,就连水的最小结晶雪花,每朵雪花也都变化不一。我们虽同为人类,不同个体有不同生理与心态,各种不同价值观在交流冲击,因此人人每时每刻其实也都在变。那些能影响团体或社会的人也在变,因此无论大小社会或团体,甚至小至一个家庭,都会因为种种复杂且交叠的原因,都在变。

先理解“改变”的本质,才能更坦然和依据理性逻辑去看待改变。为何孩子性格突然变了?为何会强行实施这项计划?为何会患上这个疾病?为何会被裁?这一切切都不能只看改变的表象,唯有抽丝剥茧找出原委,才能真正坦然面对并想出应对办法。

世上没有不变化的事物,一切都在变化循环,好与坏可以轮番发生,甚至可以能同时发生,但你不能意气用事地选择,我们不能只要黄莺而杀尽乌鸦,也不能只要彩霞而厌恶乌云,一切变化,都是自然。

别让“设置”成为牢笼
人类很会设置一切,也惯么设置一切。学业、工作、家庭、事业、甚至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们都喜欢进行设置。有些是自己设置的,有些是他人给你设置的,有些是社会价值观给大家设置的。于是大部分人都深信可以从此快乐地生活在一个设置好的,甚至已习惯的所谓稳定状态里。然后,改变发生了,无论小到突然要禁水一周,或是大到如几年内都无法回到过往常态。甚至还有更大的、更严重的、更震撼的,那么早已习惯一切设置妥当的我们就会觉得“改变”犹如地震,把生活都震乱了。

设置可以看作安排、期望、目标、理想。设置其实无可厚非,它能让人产生动力,也能让人生道路有个准备模式。但我们却不能让这些设置所捆绑,人算不如天算,因为无常变化也是人类命运上的特征。真正理解了生命实相,才能理解这道理。而每个人每天活着其实就要面对所有未知与变化;你的新陈代谢在变,你的生长状态在变,你的思维在变,你自己的价值观也在变,其实这一切就足以改变你原本的设置,更何况旁边还有跟你想法也许不一致的他人、旁观的群体、足以影响你的社会、千变万化的大自然?

有些人能够领悟生命的意义并且能驾驭生命,那是很主动的人生。有些人被生命里的遭遇所驾驭,被自己的浅层情绪所驾驭,一辈子活在自己的情绪戏剧里,那是很被动的人生。其实人生就如蚱蜢舟,风浪变幻就是人类命运的常态。

不要活在自己的情绪戏剧里
人都有情绪,在所难免。但膨胀的情绪对改变一点作用都没有。因为改变已经发生了,任何情绪都无法去更正这个改变。

当然谁都可以宣泄一下的,这很正常。噩讯、灾祸、人类面对这些难免都会情绪波动,却假如一直沉湎在波动情绪里,尤有甚者,有些人甚至误会情绪就是自己本性,然后就以这个方向去面对改变,那么不仅无补么事,更可能将境况搞得更糟。改变就赤裸裸在眼前,而自己完全掉入情绪化的闹剧里。

突发性例子:有个家庭,因某些客观原因,岳父母必须过来暂时借住,原本相见欢的一家人,结果马上就变成同住难。一个屋顶下人人都在闹情绪,没人真正面对这个改变生活的实相,没有了解就没有沟通解决的办法,境况已经生成了却用最没用的情绪来应付它,结果只会关系越加恶劣,从此产生隔阂,或甚至不欢而散。

累积型例子:被裁员了,但没办法理智去看待改变,只会一直坚持自己为受害者,或膨胀自信,或膨胀自卑,与其冷静分析并坦白承认自己实力然后再设法重振旗鼓,却掉落在情绪化的、浪费人生的自怨自艾里窝着度日。

当改变已逼到眼前,“别管我我就是这样的人”、“我就是不能接受这样咯”、“我哪是一意孤行这就是我做人的原则”等等等等,这些统统都跟那个改变毫无关系。改变是无动么衷的,这只是人自己一直耗费力气在蹦跳而已。

真正维持生命的基础所需,在我们这个社会里可以说并不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在这一点上我们情况比很多国家都好得很多。但富足与安逸同时也养成很多小确幸心态。要注意这点,小确幸是一个很小的生命格局,唯有只有扩展自己的心智维度,才可以把生命的意义看得更清楚,更辽阔,这样的心智高度,才能更坚强去面对无常改变。

生物式法则
面对改变,生物式法则跟意识里的核心价值,都同等重要。

无法活命那就什么都甭谈了。保命最重要,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一定要把争取存活放到第一位。

例如,出其不然地医生证实并宣告你患上某种慢性病了,必须长期服药,并改变原来生活方式。这绝不是进入自己情绪戏剧角色的好时刻,而是要冷静且理智去安排如何妥协,我们一定要找出改变旁边这条偏僻的生路。为了这变化,自己更要生出从此翻开新一轮生活方式的决心。因为这关切到存亡活命,绝无可能妄想时光会倒流到以前,只能往前跟这变化角力。糖尿病的话,那至少也要保存自己一双脚。

没遭受过灾难的人对生物式法则多数难有共鸣,因为共鸣必须来自切身的体验。活在长期平稳的人们,也多数没想过认识生物式法则有多重要。这境况是堪虞的。试问一年多疫情期封闭或半封闭阶段里,多少人会趁此机会恶补生物式求存法则的知识?新加坡人的防空壕早就是储物室,防灾知识浅薄,紧急时刻社区如何疏散?这些都是平日置么脑后的模糊事–建议警惕的人恐怕还会被嘲笑杞人忧天,无常只是一句口头语,不会发生的。大家在疫情期间学会了在家做好菜、看剧、电玩,稍微开放了就跑去大酒店假想式度假,度完假回到家重新埋怨时间难以消磨人快疯了。这让就像本地那些形式化的火警演练,“哎呀以我们的建设水平不会有这种大厦火灾的啦”、“难得暂时放下出来晒晒太阳”,这是对生物式法则的漠视,当真的发生了,悔之已晚。

各种生物式求存法则,是关键时救命知识,自己要掌握好。

这里讲的意识,不是直接指那个有“灵魂”别称的意识。虽然有关联但讲的不是那个维度。这里讲的,比较简单一些,就是你自己活到今天,你一直抱有那个对生命的想法,还有你对活着这回事一直抱有的认识和态度。

意识里的核心价值
在与严重变化直接面对面时,意识里的核心价值,就决定了你与变化之间能够如何角力、谈判、适应、妥协的条件。

一位好友,好端端不幸被证实患癌,直至见她不解地一直戴着帽子才知道原来已做过多次化疗与电疗。但她神情依然与之前一样开朗,她说:“假如我真的只剩下这么点时日,那为何我不更珍惜它而快乐起来?反而用不甘与怨恨去浪费这些仅存日子?”–这就是她意识里的核心价值。

这里的意识,简单地说,是指“对自己生命意义及整个客观环境的认知”。其实人人都有的,只是水平高低不一。在面对具有关键性改变时,人们就会感觉真的需要有这个更为深刻的思维才能面对改变。假如这时候才发现自己意识薄弱肤浅,难免迷失无措。因为意识直接能影响人的情志,而人的情志也直接影响人在生理上及精神上的能量,是否有足够能量去面对改变?就决定在你与变化之间能如何角力、谈判、适应、妥协等等的条件。

禅宗有句话:“开悟前,你砍柴,你挑水。开悟后,你砍柴,你挑水。”听来似乎开悟前后一切并无两样。其实,是告诉我们,就算境况无法扭转,但也许砍柴不那么感到吃力了,或许挑水也不觉得那么远了。这就是意识上的差别。哲学并非大米无法下锅做饭,但哲学能增益你对自己生命意义及整个客观环境的认知,也能让你真正体会自己与外界的关系。当无法扭转改变之际,你至少还可以在意识上超越它。看过蹈火吗?那不是催眠,那纯粹是意识焦点集中及坚定的力量。

改变会一直存在,不仅如此,改变本身也会一直改变下去,面对万物无常,决定生命的价值,其实一直都在自己手里。

Text+插画 吴伟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