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ICEs),就像个小型的自动体外除颤器,能置入胸壁。这种仪器能自动察觉到心脏出现危及生命的心律不齐信号,并立即发出有救命效果的电击。

心脏停止跳动,可能在不发出任何警告的情况下发生,非常突然而且会致命。

在公共场所发生时,如果有人能使用自动体外除颤器(AED)给病人施救,即电击他的心脏以促使心跳恢复正常,他就可能获救。
不过,曾志强副教授指出,一般家里是不会拥有自动体外除颤器的,而七成的心脏骤停病例是发生在家里。曾副教授是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心内科高级顾问医生,也是心电理部门主任。

曾医生指出:“病人通常只有10分钟时间有机会获得挽救。如果没及时救治,病人的大脑就可能蒙受永久性损伤,他们可能因此长期卧床不起或者只能靠轮椅行走,甚至死亡。”曾医生也是杜克-国大医学院的客座副教授。

手术后隔天能出院

发明置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ICEs)的原因就在此。它就像个小型的自动体外除颤器,能置入胸壁。这种仪器能自动察觉到心脏出现危及生命的心律不齐信号,并立即发出有救命效果的电击。一般能在一分钟内发生。

曾志强医生说,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每年大约为200名病人置入这种心律转复除颤器,它预防心脏骤停功效达到99%。

置入这种仪器,是一种历时不过一个钟头的微创手术,病人只需接受镇定剂和局部麻醉。病人在手术后或许会感觉不适,不过,情况都不会太严重,发生并发症的风险也少于1%。

病人在手术后就可能下病床走动,第二天便能回家。伤口能在7天至10天内愈合。

手术后,病人不须要在生活方式上作太大改变,还是可以照常慢跑、游泳甚至旅游。在接受置入心律转复除颤器手术的名人当中,包括前美国副总统切尼。

不过,接受置入手术的病人仍须注意一些事项。曾医生说:“我们不建议病人进行非常激烈的同个部位的肩膀运动,如大力挥杆和引体向上。身上装了心律转复除颤器的病人,也应避免使用电弧焊。他们在操作会剧烈抖动的重型机器如钻头时,也须额外小心,因为这种机器的快速和重复性动作,会导致心律转复除颤器迷惑。”

接受置入术病人不多

尽管这些年来置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的功能不断改进,置入这种仪器的病人还是不多。

最新一代的置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体积缩小,只有40毫升大,病人的感觉会较舒服。它在改良后,由不是心脏骤停出现的异常心律而引发的不恰当电击的次数也减少了。电池的寿命从4年延长到7年,而且大部分都不会因为磁共振扫描而遭破坏。

尽管有那么多优点,研究显示很多病人还是对这种手术感到胆怯。一次对适合置入心律转复除颤器的704名病人进行的调查显示,只有9.4%接受置入术。另一个调查显示,在204名拒绝接受置入术的病人里,他们在两年内的死亡率达到20%。曾医生指出,在这些死亡病例里,有三分一死于心脏骤停,如果他们置入心律转复除颤器,或许就能获救。

去年《新加坡医学杂志》刊登的一篇报告分析,病人拒绝置入手术的主要原因是:费用太高;手术的侵入性;病人年纪大了。

“大部分病人认为,吃药、饮食节制、运动,应能预防心脏骤停发生,而48%的受访者不晓得心律转复除颤器的主要功能是预防心脏骤停。心脏一旦受损,目前还没有可靠和能持续的治疗法,足以恢复心脏的功能。”曾医生强调提高病人认识的重要性。

他补充说:“报告也指出,病人并不晓得他们有面临骤死的风险。他们也认为医生的建议不是那么强而有力。”

正常射血分数55

曾志强副教授给予病人的忠告是,经常向医生询问他们的射血分数。射血分数能测定心脏泵血功能。正常的射血分数是55以上。如果病人已患有心脏病,正在接受治疗,射血分数仍低于40 %,他们就应该考虑置入心律转复除颤器。

他补充说:“如果他们过去有过持续心跳不齐长达几分钟的毛病,并发生过不清楚病因的昏倒,他们便尤其应该保持高度警惕。”

曾志强副教授说,公众提高认识,有助于预防因心脏骤停而导致严重并发症和猝死的危险。

(本文取材自新保集团杜克-国大学术医学中心出版的Singapore Health)

知多一点点

心脏骤停

心脏骤停是指心脏射血功能的突然终止,大动脉搏动与心音消失,重要器官如脑严重缺血、缺氧,导致生命终止。这种出乎意料的突然死亡,医学上又称猝死。

引起心跳骤停最常见的原因是心室纤维颤动。若呼唤病人无回应,压迫眶上、眶下无反应,即可确定病人已处于昏迷状态。再注意观察病人胸腹部有无起伏呼吸运动。如触颈动脉和股动脉无搏动,心前区听不到心跳,可判定病人已有心跳骤停。

根据《2005年美国心脏学会心肺复苏和心血管急救指南》,心脏骤停的常见原因为 : ①缺氧气;②低钾血症/高钾血症及其他的电解质异常;③低温/体温过高;④低血容量;⑤低血糖/高血糖;⑥药物;⑦心包填塞;⑧肺栓塞;⑨冠状血管栓塞;⑩气胸、哮喘。

受访专家
曾志强副教授
心内科高级顾问医生
心电理部门主任
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