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对自己参与的一个项目很感自豪–与血管外科及血管介入性放射部门的同僚合作,造出血管内动静脉瘘。这种血管瘘不会在皮肤上留下疤痕,更重要的是,它导致血管变狭窄和堵塞的可能性很小。她说:“大部分对血管内动静脉瘘感到满意,因为不留疤痕,没有隆起没有肿块,从外表看,好看得多。”

考虑如何治疗肾衰竭时,一般都不会想到是否影响洗肾者外表的问题。
然而,对于新加坡中央医院肾科专家陈如毓来说,治病必须是整体的,她要更全面了解病人情况。作为肾专科医生,多数工作涉及造瘘管–为了进行能挽救生命的血液透析而把动脉与静脉血管吻合的手术。不过,陈医生不愿意只是埋头治疗而不去顾虑病人的整体健康状况。

洗肾病人
为何常穿长袖出门?

陈如毓高级顾问医生,不满足于只为肾衰竭病人提供更好和更有效的透析与治疗,她也要处理病人长期洗肾所面对的其他问题,其中之一,是有些病人会对自己手上所造瘘管形成的突起肿块感到羞耻和难受。
陈医生解释:“这就是为什么有些病人总是穿长袖出门,他们不要旁人看到手臂上凸起的瘘管,或者也不想让人知道他在洗肾。我们要确保他们情绪安好,血管通路正常操作,而不是宣称血管通路的问题不是肾科问题,有情况应该去找造瘘管的血管外科医生。”
她对自己参与的一个项目很感自豪–与血管外科及血管介入性放射部门的同僚合作,造出血管内动静脉瘘(endoAVF)。这种血管瘘不会在皮肤上留下疤痕,更重要的是,它导致血管变狭窄和堵塞的可能性很小。传统的瘘管造成后,经常须要接受血管成形术来疏通瘘管的静脉,甚至需要重造瘘管。病人对于新的血管内动静脉瘘反应很正面。陈医生补充说:
“大部分对血管内动静脉瘘感到满意,因为不留疤痕,没有隆起没有肿块,从外表看,好看得多。”

继续研究
改善洗肾者经验

然而,不是所有洗肾病人都适合造血管内动静脉瘘,因此,为病人继续造传统瘘管还是有须要。为此,陈如毓医生也热心于相关的研究工作。有一项是涉及使用血管成形术球囊时加上西罗莫司涂层,以协助避免血管变窄(西罗莫司sirolimus,即雷帕霉素rapamycin,具有抗真菌、抗肿瘤、强免疫抑制活性的作用)。
另一项是与全国肾脏基金合作,训练他们的社区护士在自己诊所为病人疏通堵塞的静脉。这样,病人就无需住进医院的肾科病房接受治疗。她说:“研究是我们工作的重要部分,因为只有通过研究,我们才能有新发明、新服务和新装置,来提高疗效和病人生活素质。”
全国医学研究理事会的新研究者补助金,是在2021年拨款赞助他们进行一项随机对照试验,研究西罗莫司涂层球囊的效用,这对陈医生来说是一个重要成果。她形容,这个补助金是出了名难申请到。更重要的是,获得这项申请,意味着这项研究对病人和作为研究者的她的重要性获得认同。她指出,独立性的研究,反映了医学专家对循证医学的追求,“这取决于像我们这样的研究者,尽力为某种药物、设置和医疗程序的效用找出答案。”

最大满足
是病人成功治疗

作为一名高级顾问医生,她教导年轻同事,也参与为私人诊所全科医生主办的2年一次课程,以及2023年为庆祝其部门成立50周年主办的公众讲座。对于自己的生活,就是围绕着介入性肾脏病学团团转,对其他事情或爱好只剩很少时间去关注,对此她毫无歉意。她透露,只是偶尔到戏院或通过串流平台看场电影。“假使给病人进行的治疗很成功,一般我会很高兴。”她补充说,每次给人治疗都是很有挑战性的任务。确实,工作让她很有满足感。

(本文取材自新保集团杜克-国大学术医学中心出版的《新脉动》,有兴趣的读者也可链接www.singhealth.com.sg/singaporehealth 阅读英文原文。)

受访专家:
陈如毓医生
肾科高级顾问
新加坡中央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