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生物组营养中心的研究愿景,是搞清楚肠道微生物怎样与体内器官沟通,这个团队要辨认出,与老化加速及/或患神经退行性疾病风险相关的肠道—微生物的新生物指标。中心也会与本地食品业合作,提出已从概念证明的涉及食品的解决方案–能引导肠道微生物延迟老化速度并促进人体健康。

国立脑神经医学院研究部首席研究员斯文.彼得松(Sven Petterson)教授说:“我们体内的微生物是属于我们身体的一部分,缺少它们,你和我都不会在这里了。”
彼德松教授指的微生物,是那些原本就存在我们体内的细菌。研究显示,肠道微生物组的存在很重要,因为它们能调节器官功能并与之沟通。它们和体内几乎所有的器官及功能都有联系,包括新陈代谢、免疫、动作和行为。
情况是:它们需要宿主,而我们则需要它们保持体内功能的平衡。肠道微生物组指的是所有的微生物及它们分泌的所有分子。

亚细安微生物组营养中心

为了更清楚肠道微生物与宿主之间的互动,如何调节人体健康及老化的情况,彼德松教授与国立脑神经学院的团队,已在2022年6月,连同马来西亚双威大学成立了亚细安微生物组营养中心。这个中心是由彼德松教授担任主任,谢富年基金会赞助经费,并获得英国失智症研究所支持。
亚细安微生物组营养中心的研究愿景,是搞清楚肠道微生物怎样与体内器官沟通,焦点在肠道–大脑轴线。由此,这个团队要辨认出,与老化加速及/或患神经退行性疾病风险相关的肠道—微生物的新生物指标。中心也会与本地食品业合作,提出已从概念证明的涉及食品的解决方案–能引导肠道微生物延迟老化速度并促进人体健康。为了实现这些目标,亚细安微生物组营养中心已加入新加坡保健服务集团,以尽量优化医疗机构与科学实验团队的联系。

肠道微生物能调节人体功能

过去10年的研究,已显示肠道微生物对调节人体功能和器官的重要性。彼德松教授举例说:“微生物能与我们体内的沟通系统联系,包括血流、胆汁酸、淋巴系统及神经系统。由于血液内30%的产物来自微生物,因此微生物代谢物,有很强的能耐抵达肠道系统外的远距离器官,从而影响它们的日常功能。
微生物分泌的代谢物,扮演传播工具的角色,能为细菌与相关器官传递信息。与此同时,器官也会释放反应给肠道微生物,这种反应有助于健康,或者与一种疾病相关。彼德松教授和他的团队相信,如果要发现某人是否有患上某种疾病包括神经退行性疾病和失智症的风险,了解能促进人体健康的肠道微生物的沟通机制很重要。
彼德松教授说:“ 亚细安微生物组营养中心是一个智库,负责生成研究计划,并使研究成果在护理机构里进行临床试验,从而评估怎样使用肠道微生物进行有针对性的治疗干预。”他补充:“不像我们的基因,肠道微生物具有可塑性,对饮食反应迅速,所以,一份特别设计的饮食,能用来引导微生物促进该人的健康。”

生物老化与按时间顺序衰老

按时间顺序的衰老是以年龄为基础,生物老化则以体内器官功能衰退速度为准。这意味着,一个50岁的人,视其生活方式及肠道微生物状况,体内的器官功能,可能比一般50岁者要年轻或者老迈。
亚细安微生物组营养中心,是根据肠道微生物能通过分泌微生物代谢物调节生物老化的假设,开展研究工作。而在人们年岁逐渐增长时,生物年龄能比较准确地反映体内器官功能的真实状况。

(本文取材自新保集团杜克-国大学术医学中心出版的《新脉动》,有兴趣的读者也可链接www.singhealth.com.sg/singaporehealth 阅读英文原文。)

受访专家:
斯文.彼得松教授(Sven Petterson)
首席研究员
国立脑神经医学院研究部
TEXT 邹文学译写  PHOTOS 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