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发性冠状动脉夹层是冠状动脉自行撕裂的急症,会引起心脏病发作或猝死,最常发生在女性,最高危险期是怀孕的最后数周及生育后的首6周。原因很可能是因为这段期间,身体经过怀孕和生育后产生的激素波动所致。

自发性冠状动脉夹层(spontaneous coronary artery dissection, 简称 SCAD),是冠状动脉自行撕裂的急症,会引起心脏病发作或猝死。这种疾病以往被认为很罕见,现在却越来越了解到它是心脏病发作的重要原因,占了与怀孕相关心脏病发作的1%至4%。
冠状动脉是供应富含氧气的血液到心脏的血管,心脏随后便泵血到身体其它部位。血管壁由薄组织构成,分3层。当最里面那层撕裂,血就会困在两层薄膜之间。动脉壁的膜,也会因为供血到动脉壁的小血管自发性破裂流血而分离。无论哪种情形造成,动脉壁薄膜层之间的储血现象,便会使输往冠状动脉的血流减少,并导致心脏病发作。

病例说明症状

病人阿丽娜在 2015年生产,生产1星期后便经受了自发性动脉夹层的症状。她感觉胸口压力增加,还延伸到上下巴和上手臂。虽然症状只延续了几分钟便消失,但1星期后,同样的症状又出现。而这次,情况更严重,她感到身体不适及呼吸困难。惊觉情况不妙,阿丽娜便立即传叫救护车。那年她只有32岁。
阿丽娜被救护车送到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就被安排到心脏导管插入实验室进行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以恢复心脏的血流。
阿丽娜被紧急送入实验室时,曾志腾副教授是那天心脏导管插入实验室的执勤医生。他还记得当时的情况,“我知道,这不会是一般的心脏病发作病例,因为病人那么年轻。当我知道她家里有个刚出世的婴儿后,压力更大。” 他和另一位高级顾问医生,林斯德副教授,立刻联手为病人进行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林斯德副教授也是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心内科高级顾问医生兼心导管实验室主任。阿丽娜记得,曾副教授当时告诉她,她的病情很危险,不过,他们会尽全力帮助她。
在那4小时的治疗过程里,治疗团队在她的左冠状动脉置入3只支架修复撕裂的血管,便成功地恢复了阿丽娜心脏的血流。这之后,她由冠状动脉护理单位照顾。这个单位的负责人是杨孔健副教授。杨副教授是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副总裁(数据科学与创新),
也是心内科高级顾问医生。医生给阿丽娜服用血薄药、B受体阻滞剂、他汀类药物及心脏衰竭药。由于她的心脏功能(射血分数)严重降低,她须穿上特质救生衣–一种穿在身上的除颤器,能监察到病人心律异常快速时,自动施加休克治疗。

怎么应对自发性冠状动脉夹层

阿丽娜在发生自发性冠状动脉夹层之前,身体健康,生活充实。她饮食均衡,每周定时运动两三次如游泳、慢跑、瑜伽和健身训练。她的家族没有心脏病病史,她也从不吸烟。
阿丽娜被告知,自发性冠状动脉夹层最常发生在女性,最高危险期是怀孕的最后数周及生育后的首
6周。原因很可能是因为这段期间,身体经过怀孕和生育后产生的激素波动所致。她说:“女士们千万要留意自己的身体状况,自发性冠状动脉夹层是不论年龄和风险因素而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的。”
对阿丽娜来说,复原的过程是充满挑战的,因为她是首次成为人母便发生自发性冠状动脉夹层。她分享说:“我那时是经受两个创伤:一是自发性冠状动脉夹层,另一是我不能履行妈妈的职责。” 她回忆说,她当时很自责不能负起最简单的任务如抱孩子出去走走,或在他啼哭时抱起他。
阿丽娜在出院后几个星期,便签名参加了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主办的心血管复健和预防性心脏保健项目。这个项目教导她怎样逐步进行恢复性锻炼,以尽快恢复体能和对身体的信心。约3个月后,她的心脏功能改进,不再需要穿上救生衣,立下她康复道路上的重要里程碑。
阿丽娜也在网上查寻自发性冠状动脉夹层的资料,并找到一个线上支援组织–参与者大多数是年轻女性,是世界各地患过自发性冠状动脉夹层的病人。她觉得,与其他有相同遭遇的病人联系和交流,对她的康复有很大帮助。
阿丽娜说:“经过2年的煎熬,我敢说病情已经好很多,身心皆如此。我接受自己的局限,并学习怎样生活在一个新的活动范围里。我常说已永久失去旧日的我,但是也已赢得新的正常生活。”她在经过深思熟虑并与医生讨论后,现已成功生下另一个宝宝。

撰稿:
蔡懿鹥医生
高级驻院医生
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心内科

曾志腾副教授
高级顾问医生
兼冠状动脉介入服务主任
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
心内科

TEXT 邹文学译写 PHOTOS 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