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高血压是主要的心血管病风险因素,却是女性最常忽略的健康问题。女性与男性比较,血压会较迅速升高, 从30至40岁便开始出现,而男性则一般都是渐进的演变。血脂水平升高,毫不含糊地也是女性患心肌梗塞的风险因素,绝经后更显著提高。

2019年进行的环球疾病负担研究显示,有2亿7500万名女性获诊断患了心血管病,有890万名女性死于这类疾病。尽管过去30年来在护理和治疗心血管病的领域都取得进步,对于发达国家来说,其好处却由于社会人口指数趋高而受局限。对女性心血管病的研究、认知、诊断和治疗仍然不足。

女性心血管病风险因素

提早发现和管理好心血管病风险因素,对于减少女性心血管病的负担至关重要。已知典型的心血管病风险因素如高血压、血脂异常、糖尿病、肥胖、不健康饮食、少走动的生活方式及抽烟,男女都常见,然而,对女性的影响却常常显得很不同。
虽然高血压是主要的心血管病风险因素,却是女性最常忽略的健康问题。女性与男性比较,血压会较迅速升高, 从30至40岁便开始出现,而男性则一般都是渐进的演变。血脂水平升高,毫不含糊地也是女性患心肌梗塞的风险因素,绝经后更显著提高。相同的,II型糖尿病会增加患心血管病的风险,对男性的增加概率是两倍,对女性是五倍。重要的是,亚洲女性还容易患上“痩型糖尿病”,患者的身体质量指数并不高。
除了典型的风险因素,女性的性别特异性风险,还会在生命后期进一步提高患心血管病的风险。Interheart的研究报告指出,女性的心血管病与男性比较,约迟10年发生。虽然其风险在绝经前(与同龄男性比较)较低,但是在绝经后却会迅速增加。关于激素取代疗法的预防效果报告,结论很不同,有些的观察说有效,不过随机进行的临床试验还有待证实其可靠性。

抑郁症也是风险因素

其他与怀孕及生殖激素相关、会导致心血管病的风险因素,还包括早产、妊娠高血压病、妊娠糖尿病、多囊卵巢综合征、全身炎症及自身免疫性疾病。
除了上述的典型及性别特异性风险因素,未受认知的风险因素还很多。抑郁症对于女性的堵塞及没堵塞的冠状动脉病,是另一种独立和长期的风险因素。亲密伴侣的暴力行为及社会经济地位低的处境,与男性比较,不成比例地影响了女性健康,对女性心血管病的形成和恶化,也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在亚洲,社会文化的性别规范,以及对女性成为无私护理者的期望,经常造成她们只是付出的一方。女性对照顾自己意识的低落和健康知识的缺乏,也导致女性的情况更糟糕。
很重要的一点是,在心血管临床试验里,女性的参与程度不成比例。在一次系统评估里–由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和昆山杜克大学联合研究,发现2010至2017年期间,在政府临床试验记录的740个心血管临床试验里,只有38%属于女性。这个数目,与世界真实存在的患病情况比较,女性参与肺动脉高血压和高血压试验的数字相似,但是参与患中风、心律失常、冠心病、急性冠状动脉综合征试验的数目就较少,尤其少的是对心脏衰竭的试验。不过,近几年,给女性进行中风及心脏衰竭的试验数目已有显著增加,这是一个值得表扬的努力方向。

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
设女性心脏诊所


少为女性进行试验有很多原因,包括缺少信息或引介,缺少支持如交通与护理儿童方面的支援,以及对风险与好处的误解。大部分的这些原因,是很容易解决的,只要医生和诊所协调员,花点时间解释试验的目的,并说服她们参加。
2021年,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心内科高级顾问医生,兼女性心脏健康主任蓝淑彬教授,是《柳叶刀》委任的唯一亚洲大使。她连同其他11个国家的16名大使,撰写了至今唯一的关于环球女性心血管病的报告。委员会列出10个主要建议,以纠正在诊断、治疗和预防方面对女性的不平等情况,目的在减少女性患上心血管病。这些建议跨越一个巨大的范围,从提高警觉、教育护理者和病人,以提早识别从而预防心脏病发生,以至在人口密集的落后地区提升心脏健康项目;并且优先处理性别特异性的研究和干预策略,以预防女性心血管病。
这些研究对医生和公众都是有力及必需的提醒,要记住不同性别的心血管病诊断、表现形式、治疗和预后都有不同。对心血管病的干预,须针对环球最脆弱的人群,包括少数民族及原住民的女性,以及那些在社会扮演的角色,是受到传统或者宗教规范限制者。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的女性心脏诊所就是其中一个设施,目标是使得女性提高对风险因素和症状的认识,更好掌握自己心脏的健康。诊所提供端到端服务,从预防至诊断、治疗至复健,都会使用整体的身体与社会心理的护理,以适合女性的特殊需要。在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研究所,也有一个专设的研究主题“心脏衰竭与女性健康”,发表关于女性心脏健康的基本临床研究报告。

撰稿:
Chanchal Chandramouli
助理教授
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
新加坡国家心脏中心研究所研究员
欲知更多精彩内容,可翻阅《优1周》。         
TEXT 邹文学译写 PHOTOS 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