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肢后,本来很轻松的活动会变得很艰难。家里或工作的环境,可能已变得有碍于他们进行日常任务。病人还可能因此产生幻肢感–感觉已经不再存在的那只脚仍在作痛或瘙痒。不过,假使有个职能治疗师陪伴同行,便能协助他们较容易地过渡到截肢的改变。

截肢即使只是切掉一只脚趾,都会是一个严重的创伤,会改变一个人的生活经验。
病人还可能因此产生幻肢感–感觉已经不再存在的那只脚仍在作痛或瘙痒,此外,他们尤须每天面对更实际的难题,如怎样保持平衡,怎样走路,怎样换衣服。

职能治疗师能帮忙

职能治疗师王永惠说,职能治疗师能协助这些病人回归正常生活,不论他们有人照料与否,都可能保有原来的爱好或者回去职场。王小姐是在新加坡中央医院职能治疗部工作。
她补充说:“截肢后,本来很轻松的活动会变得很艰难。家里或者工作的环境,现在可能已变得有碍于他们进行日常任务。不过,在他们面临这些困难的期间,假使有个职能治疗师陪伴同行,便能协助他们较容易地过渡到截肢发生的改变。”
失去几根脚趾的病人,自然想赶快恢复行走能力,却可能在不经意间,对还未愈合的截肢伤口施加了压力。假使伤口未愈合,伤势未痊愈,病人便有感染的风险甚而导致组织坏死,结果病人需要再一次截肢。
她提醒:“两根脚趾被切掉的病人须记住,每次起床要坐下来或者走去厕所时,要把没问题的脚和截肢脚的脚跟都踏在地板上。”
那些截肢部位在膝盖之下或膝盖之上的病人,很可能会面对更多的挑战如疼痛、异常或迷幻般的感觉、异常的平衡问题和异常的自我形象。有迷幻感觉者,需要在疗伤早期便学习怎样减少敏感性,以处理好幻肢现象。为了适应平衡感的改变,他们需要强化未受影响的肢体和躯干的肌肉组织。
她说:“假使保持平衡有困难,那么他们怎能安全地穿上裤子、走路和准备餐饮?”

正确使用生活辅助器

职能治疗师能帮忙鉴别病人的需求,建议他们该使用哪些辅助装置或助行器,并且训练他们正确的使用方法,以逐步恢复生活自理能力。
病人截肢后,经常都需要助行器或者轮椅来走动。假使义肢不合用,病人可考虑使用个人行动辅助器如电动滑板车。
病人和他们家人,或许不明白不同轮椅设置的特点和其重要性。比如在轮椅后挂上一个很重的袋子,却没有防自卸的装置,那么当轮椅跨过隆起物或台阶时,就会提高轮椅向后翻的风险。防自卸的装置,是附在轮椅后面的小轮子,能加强下肢截除者起立和坐下时的平衡能力。
家庭环境也需作一些改变,使截肢者能更容易和更安全地走动。在截肢者回家前,职能治疗师会前往评估并作出该进行哪些改善的建议,如设置坡道和扶手,在厕所使用防滑垫子等。
病人经常也需要精神问题方面的协助,以克服他们的焦虑情绪、自我形象的改变及无助的感觉。职能治疗师可以推荐他们去看心理医生,或者医疗社工,或鼓励他们参加诸如新加坡中央医院截肢支援组,这类由有共同遭遇者组成的组织。
王永惠治疗师说:“我们相信,一个人能自己进行日常活动,有助于促进他们的健康。他们能自己做的事情越多,便越容易克服焦虑情绪和无助感。”

为什么糖尿病会导致截肢?

高血糖会伤害神经,所以糖尿病患者可能无法感觉到脚趾、腿脚、手指和手部是否受热、受冷或疼痛。他们的血液循环也可能不够流畅。当糖尿病患者割伤,特别是脚部,可能不会察觉已经受伤。假使没治疗,便可能引起感染。假使伤口没治疗而且恶化,病人受伤部位就有须要切除的风险。

(本文取材自新保集团杜克-国大学术医学中心出版的《新脉动》,有兴趣的读者也可链接www.singhealth.com.sg/singaporehealth 阅读英文原文。

受访专家:
王永惠
职能治疗师
新加坡中央医院
欲知更多精彩内容,可翻阅《优1周》。        
TEXT 邹文学译写 PHOTOS 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