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病人因患了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每晚只有一个小时的高素质睡眠。睡觉时,他多次停止呼吸,以致血氧饱和度剧烈下降。在接受治疗后,他因能拥有8小时的高素质睡眠,睡醒后便感觉精力充沛。与过往比较,即使睡上10多个钟头,醒来依然无精打采。

耳鼻喉医生接受培训的最基本手术之一,便是切除扁桃腺。
樟宜综合医院的罗明仁医生及其他耳鼻喉外科医生,每年要给约100名成年病人切除扁桃腺,约等于全国这类手术总数的三分一。
罗明仁医生说:“病毒侵入或者细菌感染,可能造成扁桃腺发炎,这种病症称为扁桃腺炎。如果病人患了慢性扁桃腺炎,或常发作,医生会推荐把它切除。”罗医生是樟宜综合医院耳鼻喉—头颈外科副顾问医生。
扁桃腺是位于咽喉后方的两个椭圆形组织垫,每侧各一个,属于人体免疫系统的一部分。患扁桃腺炎的病人,可能喉咙严重发炎、发高烧、或淋巴腺肿大,像颈项长了肿块。
罗医生指出,虽然扁桃腺炎常见,却不可掉以轻心。
他解释:“有时候,发炎会很严重,以至气管堵塞或形成脓肿。我们须留意它所发出的危险信号,如吞咽困难,少吃少喝,脱水,呼吸困难或呼吸时发出噪音。”
他提醒,假使出现一边扁桃腺肿大且没有症状,或有久未愈合的伤口,或颈项淋巴腺肿大,便有可能是患了扁桃腺癌的迹象。

治疗多种头颈病症

除了扁桃腺炎,罗明仁医生也处理多种发生在头颈部的病症,过敏性鼻炎、甲状腺癌、头颈部癌等。
他说:“我对头颈部的复杂结构很感兴趣,那里有长得很靠近的多种感觉器官。我尤其喜欢睡眠医学和相关手术,因为睡眠失调对健康的影响深远。”
在他的工作过程中,他见过的睡眠失调症包括鼻鼾、上呼吸道阻力综合征、以及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这些病症不但影响睡眠素质,也会造成患者大白天都感到精神不济和疲劳,有些还会引发危险的心脏病和中风发生。
大部分人一生中要睡掉三分一的生命,然而,睡眠失调还是不被足够重视,很少人会因此去寻求治疗。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

有一种称为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OSA)的睡眠失调症,病情复杂,治疗起来特别具有挑战性,因为患者一般也同时患有其他疾病,须要多种医学专科的医生协助。罗医生会寻求呼吸科、精神科、心理学科及脑神经科的专家合作,须顾及病人的器官构造及生活方式的需求,确保患者得到个人化护理。
罗明仁医生说:“这样,我们便可以为病人取得最好的治疗效果。”
他曾有个病人,因为患了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每晚能拥有的高素质睡眠只有一个小时。在他家进行的一次睡眠记录显示,他在睡眠过程里,由于多次停止呼吸,以致血氧饱和度剧烈下降。只有当呼吸恢复正常时,血氧饱和度才恢复正常水平。因此,医生便以持续正压睡眠呼吸器(CPAP)来治疗病人。
罗医生说:“病人接受治疗后,因能拥有8小时的高素质睡眠,睡醒后便感觉精力充沛。与过往比较,即使睡上10多个钟头,醒来依然无精打采。”
就是在这样的时刻,罗医生便有满足感,知道治疗已能改善病人的睡眠状况,解决了他们的烦恼。
在工作日,他每天早上8点便到医院巡视病房,了解住进医院的耳鼻喉科病人的情况。每周一次,他会在手术室进行与耳鼻喉科有关的手术。
除了临床职务,他也教导来自国大杨潞龄医学院及南洋理工大学李光前医学院的医科学生。
他说:“我曾受惠于前辈医生无数个小时的指导,现在便是我的责任来引导在医学道路上求知的下一代医生和学生。”
到了放松时刻,罗明仁医生会定时锻炼,偶尔还喝杯葡萄酒。他虽然不是那么喜欢刺激性的活动,在冠病-19疫情发生前,倒很向往出国潜水和滑雪的节目安排。
这些日子,他已找到另一个好去处,参与每月一次的即兴演奏活动,在“随意”乐队里负责打鼓。

(本文取材自新保集团杜克-国大学术医学中心出版的《新脉动》,有兴趣的读者也可链接www.singhealth.com.sg/singaporehealth 阅读英文原文。

受访专家:
罗明仁医生
耳鼻喉—头颈外科
副顾问
樟宜综合医院
欲知更多精彩内容,可翻阅《优1周》。  
TEXT 邹文学译写 PHOTOS 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