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大部分工作时间,是用来训练同事预防传染的方法,包括怎样正确穿戴和除去口罩及个人防护配备。正确除去防护用品与有效使用一样重要,能防止把使用过的配备上的原生物转移给使用者。如果没适当除去个人防护配备,使用它的目的便全报废了。

布斯拉(Bushra Shaik Ismail)是新加坡中央医院、预防感染与流行病学部门的助理临床护士。以往,她要提醒同事严密遵守预防感染措施并不总是那么顺当。他们作为医院职员,都以为自己已很了解这方面的问题。
但是,冠病-19大流行病却颠倒了每个人的认知,布斯拉护士发现这是一个好机会,来加强大家对控制传染重要性的认识。
她说:“现在每个人都担心自己的安全,他们一有疑问,就会联络我们。”
同从前比较,同事们也更留意到她所扮演的角色,以及她所工作部门在医院里的重要性。有一阵子,人们常把她工作的部门——预防感染与流行病学,与流行病部门混淆,后者是一个医学专科,聘有多位流行病专家工作。

检查病人化验报告

作为一名预防感染科的护士,布斯拉在预防传染与加强医院卫生和安全方面,能发挥主要作用。她每天的任务之一,就是检查病房住院病人的化验报告。
她解释:“病人入院时可能已受到感染,须要密切关注,预防病原体传给其他病人。”当病人被发现感染了传染性非常高的细菌如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时,便可能需要转去其他病房,与此同时,职员便需要穿上个人防护配备(PPE)。此外,病房须彻底喷洒漂白液,以杀灭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及其他对抗生素具有高度抵抗力的细菌。
就像在医院各种服务里独立执行任务的监察员,布斯拉须检查她负责的病房和诊所,“如果天花板有任何裂痕或长了霉菌,我们就会要求临床护士派人来更换受污染的天花板。”她指出,在洗肾房里,霉菌对洗肾病人是有害的,因为他们的免疫系统已经变得衰弱。
她也会检查外科手术的程序,如纠正或更换插管,以尽量减少病人被感染的风险。

须小心脱除防护配备

在冠病-19疫情发生期间,她的大部分工作时间,便用来训练同事预防传染的方法,包括怎样正确穿戴和除去口罩及个人防护配备。正确除去防护用品与有效使用一样重要,能防止把使用过的配备上的原生物转移给使用者。她解释:“如果没适当除去个人防护配备,使用它的目的便全报废了。”
布斯拉是在2008年,完成南洋理工学院的护士证书课程后,加入新加坡中央医院。她被派到隔离病房给病人提供护理与治疗服务,其中有些病人患了高传染性的疾病如人乳头状瘤病毒和水痘。

H1N1流感经验

一年后,H1N1流感袭击新加坡,有41万5000人被感染。她说:“在H1N1流感爆发期间,每个人都学习怎样预防。我们也协助医生正确穿戴个人防护配备。”她补充说,经历过医院那回对H1N1采取的应变经验,便给了她一个思想准备,对未来的病毒传染要怎样处理。结果,2020年,果然就遇上了冠病-19大流行病。
布斯拉在隔离病房工作了8年才转到目前的工作岗位。她对这个领域知识的兴趣,使她报读了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部分时间的研究生课程。她说:“我没有这个领域的专业文凭,我要学习最新的技术,与时俱进。”
她的脑海里,总是挂念着预防传染的问题。即使在家,她的做法也和在工作地点一样。“当冠病-19疫情暴发时,我告诉孩子们,我刚回家时要保持一段距离。他们开始很感失望,不过,现在他们已经了解需要让我有时间清洗。”
在工作之外她还要念书,剩余给家人的时间不多了,然而,她还是能在周末与2个小宝贝一起观赏电视节目。她也懂得放松,宠宠自己作点美肤,比如贴上面膜纸闭目养神。

(本文取材自新保集团杜克-国大学术医学中心出版的《新脉动》,有兴趣的读者也可链接www.singhealth.com.sg/
singaporehealth 阅读英文原文。)

欲知更多精彩内容,可翻阅《优1周》
TEXT 邹文学 PHOTOS 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