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哮喘,常在气温降低的晚间发作。根据2011至2015年的研究,有376名出现危及生命症状的哮喘病人,分别进入本地4所重组医院的加护病房,期间有47人不治身亡。

假使病人不了解自己所患的哮喘症,或者不懂得怎样照顾病情,当他们出现严重症状如喘不过气或者胸部紧迫时,便会赶到医院的急诊部求医。这种情况经常出现。

严重的哮喘发作是会致命的。根据2011至2015年的研究,有376名出现危及生命症状的哮喘病人,分别进入本地4所重组医院的加护病房,期间有47人不治身亡。严重哮喘,常在气温降低的晚间发作。

为了减少病人到急诊室和入院就医的次数,新加坡中央医院的夜班医疗组,增加了一个哮喘专科护士的名额。这个试行计划称为:急诊室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病呼吸科护士加班执勤计划,简称A-护理计划。

新加坡中央医院急诊科主任兼高级顾问医生陈文杰说:“当哮喘紧急发作的病人来到急诊部,急诊部的医生会给予及时治疗,病情稳定,才转移到短时间留医病房住上23个小时。就是这时候,A护理计划下的护士就会出现并发挥作用。”
新加坡中央医院有哮喘科护士超过10年,不过,这回却是第一次有值夜班的安排。哮喘科护士为急诊室医生提供重要的临床支援,会评估病人的总体健康情况,建议使用哪种吸入器,也安排出院后的跟进。

新加坡中央医院呼吸及重症科高级顾问医生高思越副教授指出,像其他慢性病,哮喘病需要定期和长期的治疗及管理。
她说:“病人没认识到,哮喘与糖尿病及高血压一样,是慢性病,需要长期护理。”她补充说,定期的门诊跟进和管理,有助减少病人再次进院留医的次数,因为他们的哮喘病情稳定了。

长期性的哮喘治疗,患者每天都得吸入皮质类固醇来缓解气管的发炎。口服的皮质类固醇和短效β–受体激动吸入剂–俗称“蓝粉扑”,则能短暂消除症状。

不过,滥用“蓝粉扑”来扩张气管,可能具有危险性。

新加坡中央医院高级护士廖悦伶说:“病人或者没有吸入器,或者只有短效β–受体激动吸入器,后者只能用来缓解紧急发作症状。有些病人倒是2种吸入器都有,即皮质类固醇吸入器和蓝粉扑,然而他们却不晓得怎样使用及何时使用。”廖悦伶在A护理计划下,每周有3个晚上在急诊室服务。

从2016年9月至2018年2月推行A护理计划的17个月时间里,总共有300名病人受惠,结果显示,有更多病人使用长期治疗的皮质类固醇吸入器,从30%增加到70%。廖小姐照顾的病人当中,也有更多会按预约时间前往呼吸专科复诊,从15%增加到40%。

陈文杰高级顾问医生说:“A护理计划的护士,给予急诊室医生的帮忙很大。当我们在治疗有生命危险的病人时,她们可以与接受观察的哮喘病人谈话,并提出方便我们作出医疗决定的建议。”

新加坡中央医院已就A护理计划和国际生物医药公司阿斯利康制药公司合作,开始训练更多急诊室护士,确保急诊室今后拥有全天候的哮喘专科护理。视新冠-19疫情而定,第2阶段的计划或许能在2021年开始。

(本文取材自新保集团杜克-国大学术医学中心出版的《新脉动》,有兴趣的读者也可链接《www.singhealth.com.sg/singaporehealth》阅读英文原文。)

受访专家:
高思越副教授
呼吸及重症科高级顾问
新加坡中央医院
欲知更多精彩内容,可翻阅《优1周》。
TEXT 邹文学译写 PHOTOS 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