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清山

口述:郑清山(54岁,从商)
记录:邹文学

我生出来10个月大就不能排尿,住医院一直到6岁。3岁时我被带回家过年,却不小心把人工尿管给弄得跑体外。回到医院后,医生又给我动手术放进一支尿管,让尿滴出来。

我上学的时候,妈妈每次都让我多带一条裤子,怕不小心弄脏了裤子时可以替换。
15岁,我的脸肿,医生说肾脏坏了,需要吃药。

19岁,我的肾脏已经衰竭,需要洗肾。开始时我是接受腹膜透析法,就是俗称的水洗。5 年后,肾脏受感染便停止水洗,改为血洗,直到现在。
我不能换肾,因为我的膀胱不健全,换肾的效果不好。

NKF洗肾最久病人
我现在是逢一三五下午5点到 9点洗肾,除了洗肾时间,其他时候我的生活习惯和常人一样。

我是在哥哥的医疗器材店工作,从销售员做起,现在已受委为销售总监。

有时候我需要到泰国和日本出差,如果需要停留多天,我会预先安排到诊所或者医院洗肾。

我很留意自己的健康,医生给的药一定准时服用,咸的和甜的食物都不吃,所以我除了肾脏衰竭,没患其他慢性病。

我来自一个大家庭,有兄弟姐妹12人,我排行第十,他们都很照顾我支持我,我的生活很惬意,对未来的日子也感乐观。

我19岁那年被诊断患上肾脏衰竭需要洗肾时,我并没被这个消息打倒。我决心面对现实,告诉自己,我跟其他人唯一的差别,只是需要一星期洗肾三次。
可能是我这种对生活的积极态度,我活得很精彩,因此在过去的35年来,我始终拥有高素质的生活。

我因为膀胱功能不健全,不适宜接受肾脏移植。这也没浇灭我的生活热忱。我平日积极锻炼身体,空闲时喜欢跟朋友打保龄球及上网消磨时间。

据说我是在 NKF 洗肾最久的病人。我坚信,病人的病情能否有起色,需要的不仅仅是先进的医疗,也包括精神和心理上的支援。

我曾经以为洗肾的人活不久。但是,请看看我,我已经活了超过35年。为此,我衷心感谢所有支持NKF的朋友,当然最要感谢
的还是NKF,没有NKF就没有今天的我。

“万代昌盛”筹款活动
为了庆祝新加坡建国50周年,4位好心人发动了“万代昌盛”筹款活动,目的是为慈善机构筹募善款,造福新加坡不幸的一群。前总统纳丹先生也专门定制138对精美限量版的SG50法蓝瓷瓶,作为筹款活动的纪念品。

全国肾脏基金(NKF)是其中一个获赠SG50法蓝瓷瓶的慈善组织。瓷瓶设计灵感来自我国国花卓锦万代兰,花朵以其坚韧的特质,反映了新加坡百折不挠、屹立不倒的精神。也一如肾脏病人,即使饱受煎熬,依然能够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勇敢面对人生。

凡捐款50元以上的个人或公司,都有机会拥有这对精美限量版的SG50法蓝瓷瓶。瓷瓶也即将在威士马广场2楼展出直至8月31日。有意捐款者,请登陆网站www.nkfs.org 或致电6299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