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严重的疾病,患者会在早晨为头痛唤醒。这些疾病如脑瘤、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症和严重高血压。其他会引起恶性头痛的疾病,还包括脑内异常流血、即将发生的中风。

相信每个人都尝过头痛的滋味。据统计,有6%男士和20%女士患有偏头痛。

你怎么分辨患的是偏头痛还是紧张性头痛?很多人都无法解释偏头痛和其他种头痛的区别。不过,无论是偏头痛或者紧张性头痛都会造成疼痛,两者都会在无预警情况下,为相似的、重叠的、可识别的触发因素所引起。
虽然不容易分别偏头痛和紧张性头痛,一些主要的偏头痛症状,还是能帮你区别偏头痛与紧张性头痛。

为什么会头痛?

头痛可以发生在头颅的任何部位,也可能只发生在一个或几个部位。头痛能引起不同种类的疼痛,如果能把疼痛分类,将有助于医生诊断。有些严重的疾病,患者会在早晨为头痛唤醒。这些疾病如脑瘤、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症和严重高血压。其他会引起恶性头痛的疾病,还包括脑内异常流血、即将发生的中风。

根据国际头痛协会的说法,头痛的分类,是看有无潜在的健康问题。换句话说,头痛可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
原发性头痛:头痛不是某种潜在疾病的症状。反之,这类头痛是源于头部和颈项的构造内。

原发性头痛可能是因为下列某个部分过于活跃:
● 脑的某个部位
● 血管
● 肌肉
● 神经
● 脑内化学物质

常见的原发性头痛包括丛集性头痛、偏头痛和紧张性头痛。很常见的情形是,原发性头痛的疗法很像功能疼痛综合征的治疗,因为疼痛的源头难以捉摸,也不易彻底消除。即使作了检查,往往都没办法达到结论,以至很难为这些头痛症状贴标签。

头痛也可能是抑郁症发出的最早讯号。家庭有抑郁症病例的人,患的内源性抑郁症的第一个迹象或许就是慢性紧张性头痛。

此外,停止服用某些止痛药物如麦角和咖啡因的后遗症,也可能包括头痛,并且以持续性慢性头痛的方式出现。

继发性头痛

这是属于潜在的疾病的症状,源头来自:
● 中风
● 脑瘤
● 异常脑血管流血(动脉瘤)
● 系统疾病如受感染
● 甲状腺功能减退症
● 巨细胞动脉炎
● 怀孕

继发性头痛会是严重疾病所引发,因此当病人经常头痛,就必须接受检查以排除患上这些严重疾病的可能性。这类头痛须要立即和紧急对待,假使不及时治疗,会有不良后果。一般上,这些疾病的症状,除了头痛还会伴有其他症状如神智迷糊、发烧、感官功能改变或者颈项僵硬。

经常发作的头痛

偏头痛是一种典型会反复发作的头痛。不过,只以头痛发作的次数,并不能证实就是患了偏头痛。

慢性头痛是指那些一个月超过15天会发作的头痛,包括紧张性头痛和慢性偏头痛,以及丛集性头痛和脑瘤。原发性的慢性日常头痛,还可进一步分成两类:持续超过4小时的头痛和少于4小时的头痛。人口中可能有多达5 %每天或近乎每天,须经受严重头痛的折磨。就是这类病人成为专科医生的主要病人群。

慢性(每天)头痛病人,常会滥用止痛药。这样便会进一步促成或维持他们经常头痛的病情。因为常服用,便会导致慢性头痛发生的药物,包括坦类药物、镇痛药和麦角新碱。如果因滥用药物而导致头痛经常发作,患者必须果敢停药,不再依赖这些镇痛药。

慢性头痛不是一种特别的头痛种类,可以是对任何一种头痛的描述。每天或近乎每天会发作的头痛包括:
● 丛集性头痛
● 偏头痛持续状态的头痛
● 特发性颅内低血压
● 偏头痛
● 紧张性头痛
● 混合型(最常见的是偏头痛和紧张性头痛)

紧张性头痛虽然是最常见的慢性头痛, 疼痛程度相对比较轻微和容易忍受。大部分的慢性头痛属于两大类头痛中的一类,另一类便与偏头痛有关。

一种非常难治的慢性头痛是转换性偏头痛。这种偏头痛,过一段时间就会变得越来越常发生,每天24小时都在痛,有时候还会添加更严重的偏头痛。转换性偏头痛表现得更像慢性疼痛综合征而不是偏头痛,因为这种头痛对标准的治偏头痛药物反应很差。有些研究者相信,患有偏头痛多年且经常发作,会对大脑造成永久性疤痕或产生其他变化,因而形成这种顽固的、不能痊愈的慢性头痛。虽然没有一种“神奇子弹”能治疗,很多病人却能通过多种方法来减轻疼痛和克服头痛带来的生活干扰。

由于失控的偏头痛会演变成慢性头痛而难以治疗,人们在年轻时采取有效的预防方案变得非常重要。
很高比率的慢性头痛病人,也同时患有精神问题,最常见的是焦虑症和抑郁症,或两种都有。这使得原本就很具有挑战性的疾病更难于治疗。一般上,这些病人如果没有接受某种精神科护理、咨询、生物反馈疗法或类似方法,他们的病情不会改善。不幸的是,很少病人愿意接受这些需要的治疗步骤以改善病情和生活素质。

偏头痛与紧张性头痛的不同

医生相信,偏头痛发生的潜在原因,与脑内某部分血流的变化有关连,以致该部位的血管随后也出现改变。有些化学反应可能导致血管肿大和受到刺激(以为那就是偏头痛出现特有的“悸动”的原因)。

造成紧张性头痛的具体原因,医学界则还不知晓。医生有个时候相信慢性肌肉紧张是潜在因素,现在看来,病因更复杂、且涉及多种因素。

撰稿:
李文鉴医生
疼痛专科顾问及主任
新加坡疼痛护理集团行政总裁
新加坡疼痛护理中心创始人

TEXT 邹文学 PHOTOS 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