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月凤副教授目前正领导一组专家,对冠病-19病毒开展战斗,进行一种重要疫苗的试验。这种疫苗称为Lunar冠病-19疫苗。一开始,小组便争分夺秒地工作,要设法把试验时间缩短一半。

刘月凤副教授在新加坡中央医院从事传染病研究18年,目前正领导一组专家,对冠病-19病毒开展战斗,进行一种重要疫苗的试验。

刘教授进行的冠病疫苗试验,是由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及美国生物科技公司Arcturus Therapeutics研发的疫苗,称为Lunar冠病-19疫苗。

这项任务是她从事传染病研究工作以来达到的高峰。2002年,在她须要选择一门医学专科时,她原本属意的老年医学当时却没开放给医生当学员,她便选择了传染病科。

刘月凤副教授,目前也是新加坡中央医院传染病学高级顾问医生。她说:“进入这个学科,我才了解到,公共卫生是非常重要的医学科目,这也是一个今天还被许多人忽略的医学领域。”

她补充说:“很多人有个错误的认识,我们不再需要像以前那样担心传染病,因为我们已经住在第一世界的设置里。我们忘记,世界的一大部分地区,很多人还因为传染病而早死。”

负责治疗首两名冠病患者

刘月凤医生加入这个当年还是挺新的传染病部门时,总共只有两个高级医生和3个受训职员。从那以后,这个部门的人手增至3倍,是中央医院进行医学研究最杰出部门之一。

很巧的是,刘教授也是负责治疗新加坡首两名冠病病人的医生,那时正是2020年农历新年期间,她原本会在这段时间请假的,但是在接到中国武汉开始有传染病蔓延开的消息时,便取消请假。

她回忆说:“我们以前曾处理过类似情况–有疑似染上中东呼吸综合征、埃博拉或H5N9禽流感的病人入院。开始没两样,我们都在隔离病房里工作。只是在诊断他们患的是冠病-19后,随即一切便如临大敌。”

她补充说:“其实,我们经常都预想到有一天可能发生这样的情况。多年来我们都做了准备,怎样应付有一天大流行病发生,尽管我们都希望不会真有这么一天。”

执行3种试验任务

传染病部门的职务,是负责照顾在高峰期涌来的须要隔离的病人。随着情况缓和些,刘月凤副教授便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参与冠病-19的研究工作,执行3个试验任务:一种冠病抗体的治疗试验、药物试验,以及一种成功期望很高的Lunar冠病-19疫苗的试验。

刘教授拟定了Lunar冠病-19疫苗的临床试验协议,去年8月,领导了新保集团研究医学组进行第一阶段的临床试验,一个月后便进行第二阶段试验。

从一开始,小组便争分夺秒地工作:“在平日没发生事故时,一个相似的试验,第一和第二阶段一般需要6至9个月来完成。现在,我们要设法把时间缩短一半。在这样的压缩时间框架里,每件事都须要同时开展。”

小组在2021年进行第3阶段试验。最后的这个阶段,需要多个国家的数以千计的自愿者参与试验,为期数月至两年。

对于这位有4个孩子的妈妈来说,每天都像变戏法般忙碌。刘教授说,是对工作的热忱使她勇往直前。

她指出:“我们当中很多人已经忘记,传染病对人类的威胁还是很严重的。抗体也变得越来越耐药。好些传染病,以前很容易治愈的,现在却变得很难治疗。

“人类居住环境越来越城市化,人们没认识到动物群和人群是存在界线的。随着我们继续侵犯野生生物的空间,我们就会暴露在病原体当中,以至染上各种新疾病。”

刘月凤副教授希望,应付冠病-19的经验,能引起公众更多关注这类问题,也能提醒各国政府,冠病-19疫情之后 ,须重新思考公共卫生政策。

她个人则希望大流行病过后,能和家人一起到她喜欢的日本远足、观鸟和欣赏郊区风景。

(本文取材自新保集团杜克-国大学术医学中心出版的《Singapore Health》)

受访专家
刘月凤副教授
传染病学高级顾问医生
新加坡中央医院
临床与科学副署长
新保集团医学研究单位
欲知更多精彩内容,可翻阅《优1周》。 
TEXT 邹文学 PHOTOS 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