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虽然没亲眼看病人,却能通过他们身体组织的小小切片,看穿他们究竟患了什么病。这项工作给我很大的满足感,有时候感觉
自己就像个寻找病因的大侦探,每天都能破解三几十宗案子。”

廖伟强医生是新加坡中央医院病理学家,他形容当病理学家有点像当侦探。
什么是病理学?解剖尸体的?有给人看病的吗?还只是躲在实验室里从事研究工作的?

廖医生说:“当病理学家,我每天上班的心情都很愉快,对工作也很期待,因为我每天都能帮助同僚提供治疗线索,每天都在给患重病的男女协助诊断。我虽然没亲眼看病人,却能通过他们身体组织的小小切片,看穿他们究竟患了什么病。”
他补充说:“这项工作给我很大的满足感,有时候感觉自己就像个寻找病因的大侦探,每天都能破解三几十宗案子。”

显微镜下探病因

病理学是研究人体疾病发生的原因、发生机制、发展规律以及疾病过程中机体的形态结构、功能代谢变化和病变转归的一门基础医学科学。

病理学也被视为基础医学与临床医学之间的“桥梁学科”,表明了它在医学中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这是由病理学的性质和任务所决定的。

新加坡中央医院的病理学系,目前包括4个组别:解剖病理学、临床病理学、分子病理学和微生物病理学。

廖伟强医生隶属解剖病理学组,检验的是器官切片和活组织切片,这些切片大部分来自癌症病人和疑似癌症病人的器官和组织。

他解释,病理学家的主要工具是超强显微镜,能从组织切片里看出有没有存在变异的细胞,并且从细胞变异情况判断病人是否患了癌症,如是癌症属于第几期。切片的厚度虽只有5微米(5/1000毫米),却能反映人体的病理。

新加坡中央医院病理学部系30多名顾问医生,平均一天检验的切片2000片,一年60万片。

一个病人来到医院检查癌症,一般需经过十多个医生和专家的参与,包括主治医生、外科医生、各种化验专家,加上这组幕后的医生等。

病人的组织送来化验,如果病情不紧急,主治医生能在1至3天内收到病理学医生的分析报告。假使情况紧急,组织切片能在中午前送到,病理学医生还会在下午5点前打电话与主治医生讨论病人情况。

切片传递过程

外科医生切除器官,是在确定器官已经长了恶性肿瘤,因此病理学医生拿到的器官切片,是需要作进一步的化验和分析,帮忙确定病人所患癌症的严重性。

廖伟强医生补充说:“如果拿到的是活组织切片,那意味着病人是否患癌还有待确定。”

器官和切片的标本,会先送到病理部的接收处,作了记录,附上标签,包裹好,才送到标本处理组。

他解释:“浸在福马林溶液里的标本须先切片,然后进行固定、脱水、透明和浸蜡的处理。过后再包裹起来送到另一个小组,技术人员这时就会把蜡化的组织制成显微片,再脱蜡和染色,成为符合规格的显微片,最后送到各个医生的工作室。”
组织病理学组多数关系癌症检验,送来分析的组织包括身体的各个内脏器官。廖伟强医生对胃肠肝的问题作比较多探索,送到他工作室的显微片有六七成属于胃肠肝的切片。

切片内容复杂奥妙

切片的世界是很复杂也很奥妙的,病理学医生知道自己的任务很重要,必须很认真很谨慎地研究切片的内容,假使有疑问,须进一步探索:翻阅病人病历,参考其他化验和扫描的报告。

他透露:“为了消除疑点或者确定疑点,我也可能打电话给主治医生,进一步讨论病情;我也会请教组里的其他医生,甚至联系外国专家征求他们的意见。

“我一个很管用的专家资源是美国纽约西奈山医院的专家,我曾到那里学习一年,期间便认识了很多病理学经验丰富的高手,他们都乐意随时为我解答疑问。”
应该指出的是,病理学和许多医学专科一样,不断在进步,不断有发明,因此,在工作的时候他感觉自己需要天天学习,也天天进步,这样才能为病人提供更准确的诊断结果。

组织病理学使用化学免疫法的成果,现在能使用的抗体已多达百个。他们也能使用取得新突破点的分子技术,从分子特征,及早分辨癌症属性,并给予病症针对性治疗。

4个研究项目

新加坡中央医院和竹脚妇幼医院,有个病理学临床研究项目,展开了针对代谢疾病、癌症和传染病的诊断和预防的研究工作,目前有4个项目在开展:乳房研究、胃肠与肝脏研究、细菌学诊断研究及儿童癌症。

2014年,新加坡中央医院病理学主任陈佩云教授领导的乳房研究小组,取得了一个世界第一的重要研究成果,能通过分子检测技术,准确判断妇女常发生的乳房肿块,究竟属于乳腺纤维腺瘤或者叶状肿瘤。如果是乳腺纤维腺瘤,一般不需治疗,最多也只需要切掉肿块;如果是叶状肿瘤,便须将肿块以及周围一些健康组织一并切除。

在发明这种分子检测法之前,病理学家很难从组织样本切片分辨患者出现的纤维上皮病变,属于乳腺纤维腺瘤还是叶状肿瘤。按照国际医学指南的建议,须按照叶状肿瘤的处理法,把肿瘤和附近正常组织完全切除。

廖伟强医生指出,新的分子检测技术称为FibroPhyllo,能分辨纤维上皮病变的准确率高达93%。这种检测法,是在新加坡中央医院与A*STAR联合开发的技术上发展成功的。

乳腺纤维腺瘤是全球妇女最常发生的良性乳房肿瘤,10名妇女中有一名,一生中会长这种肿瘤。新加坡每年有约3000名妇女患乳腺纤维腺瘤。叶状肿瘤便较少见,其中一小部分病例会是恶性瘤,约占新加坡乳癌病例的2%。

现代医学对消化器官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已不断取得进展,对肝病更是如此。即使晚期肝癌,医生也能给病人提供多种选择,如系统性/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等。对于肿瘤还小的肝癌,病人可选择肝脏移植疗法。

廖伟强医生说,病理学必须与时并进,肝脏病理学也一样不断有进步,才能对病情作出更准确的判断。

受访专家:
廖伟强医生
病理学家
新加坡中央医院
欲知更多精彩内容,可翻阅《优1周》。
TEXT 邹文学 PHOTOS 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