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S iStock

肾病和高血压一样,也是一种无声杀手。肾病早期都没有症状,等到小便有血,病情已算严重。肾病恶化后会演变成肾衰竭,即进入慢性肾病的末期,这时候病人需洗肾和换肾。

10年前,新加坡每年的新添洗肾病人约八九百人,现在每年达千五六人。
著名肾病专家陈俊贤医生说,病从浅中医,然而最重要的还是预防,预防胜于治疗。他指出,糖尿病导致的肾衰竭占六成,高血压占两成,其他病因占两成。因此,患糖尿病和高血压的病人,一定要正视自己的疾病,严格遵照医生嘱咐服药和养成健康生活方式,特别是饮食习惯。

很多人懂得防病的知识,可是要他们付诸行动,便是另一回事。

陈医生说:“大家应定时运动,选择少盐少糖和少油的食物,少吃肉,多吃蔬菜和水果。

及时治疗遏制病情恶化

肾衰竭是一种严重疾病,不过和其他种肾病一样,只要及时治疗,大多数情况都能有效遏制病情恶化,帮助病人渡过险关。

陈俊贤医生说,肾内科医生能协助安排病人洗肾和换肾,差不多就是给了病人一条新生命。好些肾衰竭病人假使不洗肾或换肾,便不能继续工作和学习,生命也有限。

“我见过好些家境困难的病人,洗肾或换肾后便能继续工作,减轻家庭负担。”
他指出,肾衰竭的最好治疗法是换肾。洗肾相对来说是个权宜之计,5年存活率只有近半,当然也有洗肾超过10年的病人,还能保持活跃的生活方式。

“肾移植目前已算是个相对安全的手术,手术风险介于2% 至4%,5年存活率达九成,以新加坡病例为准,平均存活率介于10至12年,也有换肾人活了30多年。”
近几年随着医学科技的进步,以及新一代抗排斥药的产生,细胞基因不同和血型不合,已经不是肾脏移植配对的考虑因素。换句话说,即使是捐肾者和接受肾移植者的细胞基因相差很远或者血型不同,只要他们符合其他条件,医生都会为他们动手术。

肾移植的器官来源,主要为意外死亡者或病死者捐赠的健康肾脏,现在医疗机构也大力鼓励活体捐赠。

要强调的是,申请捐肾者,仍须经过政府设立的一个道德委员会的严格审查,确保捐出的肾脏除了符合卫生条例外,也须排除商业交易的可能性。
此外,健康的人捐肾,并不会增加他们今后患上肾衰竭的风险,也不会影响身体的免疫力。

他解释:“我们不赞成国人随意出国换肾,因为有好些病例回国半年内就出现细菌感染,对生命构成威胁。据了解,海外有些医生使用过强的抗排斥药,导致病人免疫力剧烈下降。此外,他们对捐肾者的筛查不够严格,以至肾移植也同时移植了其他病症如乙肝和丙肝等。”

接受换肾者不必再洗肾,生活素质显著提高,只是他们原本患的慢性病如高血糖和高血压并不会消失,他们还须继续接受治疗。

PHOTOS iStock

抗排斥药能停止服用吗?

陈俊贤医生说:“ 我当上肾脏专科医生14年,包括在新加坡中央医院服务的5年,只有一个换肾病人是在手术后两三个星期便不需要服用抗排斥药。”

他解释,那名病人很幸运,因为捐肾给他的是孪生弟弟。他们属于那种外貌相似、由同个受精卵发育成功的双胞胎。如果是龙凤胎,换肾者便一样需要终身服用抗排斥药。

还有一对孪生兄弟捐肾的故事。四五年前,2名40多岁的中年汉子来找陈医生,弟弟提出要捐肾给正在洗肾的哥哥。他便给他们作了仔细检查,却发现弟弟有个肾长了瘤,化验后还确定是癌,便连忙安排患癌的弟弟切除肿瘤。后者的肾癌就因为早发现而治愈。至于患肾衰竭的那名孪生哥哥,他后来有个朋友捐肾给他,很快也就恢复健康。

“顺带说明,肾癌的细胞如果没蔓延,只要把肿瘤切除,无须化疗,肾癌也能治好。如果癌细胞已经扩散,病人就须接受化疗遏制病情恶化。”

PHOTOS iStock

换肾的故事

陈俊贤医生透露,7年前诊所来了个中东国家的17岁姑娘,当时她已在国内洗肾。她和父亲来找陈医生,父亲说要捐肾。

“虽然父女的血型不配,我还是推荐外科医生给他们动手术,结果女孩得到了一条新生命。女孩每年4月都写信给我,去年说已经完成医学院的学习,当上皮肤科医生。今年则透露正在筹备婚礼。”原来在中东地区,洗肾者是不容易找到结婚对象的。现在她完全有理由庆祝新生活的开始。

肾脏内科医生虽然不能给病人动手术,可是从肾脏病人一开始发现染病,以至手术后的所有调理,都得负起照顾的责任。

陈医生补充说,他对于治疗与自体免疫疾病相关的肾病有特别兴趣,比如狼疮性肾炎。

几年前有个马来西亚女病人要求换肾,捐肾的是她的丈夫。两人都40多岁,不过,两人的基因和血型都不配合,手术有高达三成的失败风险。

“我对他们照实说了情况,做丈夫的立即回应:什么风险!没有我太太,我哪有今天!他那种深情款款、义无反顾的说话态度,时至多年后的今天,还常浮现在脑海里。幸好,这对夫妻的手术也很成功。”

对于基因不同和血型不配对的病人,医生已能在移植前,先以血清疗法压抑病人的抗体分泌。这样,便能有效解除人体对外来器官的排斥。

陈俊贤医生再三强调:“患肾病尤其不可讳疾忌医,早发现早治疗,病人仍可能享有天年。”

受访专家:
陈俊贤医生
著名肾病专家
欲知更多精彩内容,可翻阅《优1周》。
TEXT 邹文学译写 PHOTOS 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