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冬天还是夏天,他每天都会在书房里画画6个小时。
郑松川的故事,或许还真是五六十年代新加坡很多画家的故事。他们对绘画艺术很有兴趣,在新加坡学习了三几年打下了基础,就想到外国深造,进一步提升水平。尤其是那些学习西洋画的年轻人,千方百计不惧远渡重洋就是要到法国深造。
年轻的画家有些学了几年,便回来新加坡发展:授课、卖画、开广告社。有些由于各种考量就留在异乡,偶尔才回来探亲。
郑松川辗转到了加拿大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还在那里成了家。不过,他对新加坡还是深情款款,尤其怀念当年拥有共同理想的一群老朋友。
他说,自己虽然为生活奔波在外45年,幸好尚能保持身体健康,连三高也没来打扰。难道那是加拿大的好山好水施给他的福报?

郑松川与他的风景作品。

郑松川与他的风景作品。

冬天游泳,夏天跑步
郑松川说,他在70岁以前没病过。不过,几年前检查身体时,医生发现心脏有杂音,需要长期吃药。
他说,自己已经习惯加拿大每年有7个月气温在摄氏零下的严寒天气。在那漫长的冬季,大部分时间他就躲在公寓里。“公寓里有室内游泳池,冬天游泳一点也不冷。”
他每天都在下午四五点游泳,也到健身室锻炼。夏天就会起早到公园跑步。
不过,无论冬天还是夏天,除非出远门,他每天都会在书房里画画6个小时。“画画时心情要保持安静。我即使偶尔有什么事情放在心上,只要拿起画笔,那些起伏不定的情绪就会逐渐沉淀。”
他说,年轻时为了生活,需要从事与市场设计有关的工作。即使这样,他还是会在工余时间,抓紧机会涂写风景与人物肖像。
“我拿起画笔不止60年,从来也没放下,我在绘画的天地里寻找到生活的原动力,生活的乐趣,还有寄托。”
他说,尽管生活不富裕,在外国的生活也不是全无压力,他还是能保持愉快的心情过日子,相信这与他保持绘画兴趣很有关系。
“以我自己的经验,年纪大了尤其适合学画画。培养对这种静态艺术的爱好,有助保持情绪平和,对人对事都不容易冲动,对于促进身心健康相信会有帮助。”

多吃三文鱼和猪肉
郑松川说,他在饮食方面不戒口,基本上什么食品都吃。
“加拿大鱼产丰富,我们每星期最少吃一次三文鱼。我喜欢吃猪肉,不喜欢吃牛肉。牛肉比较硬,咬不动。不吃羊肉,多伦多似乎没卖羊肉的。”
他说,多伦多能买到的蔬菜种类很多,芥兰、菜心、长豆、雪豆、苦瓜和南瓜都不缺少。
“加拿大种不活的,都能从美国南方运送过来,几乎什么蔬菜瓜果都有。”
他早上吃面包、麦片和香蕉,喝牛奶。中午吃粥,配点昨晚的剩菜,有时也煮面条和沙拉。晚餐就会准备得丰富些,猪扒和蔬菜都常是桌上佳肴。
“我们很少在外用餐,不喜欢吃快餐,快餐有很多煎炸食物。”

更多详情刊载于488期(2015年4月12日出版)

[stextbox id=”profile”]text/邹文学 photo/王彦燕+受访者提供[/stext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