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诊患癌对患者和家人,会感觉世界突然给弄翻了。这时候,有人可以倾诉、宣泄情绪,对病人是很有帮助的。但在新冠病毒威胁下,进行面对面咨询–辅导和治疗,由于全民防疫措施,大部分病人已经不能有这个选择。

一个人诊断患癌之前,身体发出的警讯通常很小,因此,当获知坏消息时,不只是患者还包括他们的家人,会觉得世界突然便给弄翻了。这时候,有人可以倾诉,把在这危机期间感觉到的各种情绪宣泄,对病人是很有帮助的。

新加坡国立癌症中心的社会心理癌症组,做的就是这件事。这个组包含医学社工和临床心理学家,会为病人和他们的亲人,在面对癌症的全程里,提供心理和情绪的护理,以及社会支援。

然而,新加坡在遭遇新冠病毒威胁下正面临新挑战。以前进行的面对面咨询–辅导和治疗,由于全民须执行隔离措施,大部分病人已经不能有这个选择。

陈宜斌夫人指出:“在这种前所未遇的情况下,我们寻找具有创意的方式来接触和联系我们的病人。比如,我们使用视频咨询,给予那些符合条件、精神状况稳定的现有门诊病人辅导。”陈女士是国立癌症中心社会心理服务主任。

病人心理经历各不同

在与癌共处的过程,在患癌的不同阶段,每个病人有自己的处理方式,需要的支援种类也各有不同。除了面对面咨询,社会心理服务组现在也通过视屏评定病人情况,了解病人和他们家人的需要,并提供恰当的辅导和治疗。

她说:“我们鼓励病人分享他们的经验和体验过的情绪。要协助他们的心理和情绪正常化,对他们经历的极大压力,给予理解,并安慰他们,因为癌症病情的演变,基本上没有一个固定过程。”陈女士的团队,也给予新加坡中央医院的癌症住院病人同样的服务。

有些病人在患病期间,可能显得更多沉思的时候,有很多想法;另一些选择实际面对,照常生活。不管病人有哪一种反应,社会心理服务组的成员,都晓得怎样评估并陪伴他们。

陈宜斌夫人补充说:“视频辅导尤其适合免疫功能低的病人,这段时间他们选择留在家,为了尽量减低感染的风险。至于那些无法参与视频咨询的病人,我们便通过电话进行。”

有些仍需面对面辅导

不过,即使在新冠病流行期间,面对面咨询也没有完全淘汰,某些病人仍然须接受这类咨询方式。

她说:“新诊断的病人,一般需要更多支持。我们会见他们,提供资讯、实用的贴士,以及他们应该晓得的排解担心和焦虑的技巧。”

病人表现可能危及自己健康或安全的,或者须要更紧急照顾的,便会获得安排在诊所与辅导员见面。他们包括那些可能具有更复杂的心理反应和社会问题的病人,以及那些没有当面辅导病情便可能恶化的病人。

接受治疗的病人已经面临很多焦虑,比如治疗结果及副作用的不确定性。因此,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刻,他们可能对于自己的健康和安全,产生额外的焦虑。

陈女士说:“很多病人需要继续治疗,但是他们却担心出门会染上新冠病毒,特别是目前他们的免疫功能降低了。我们便主动找寻方法,通过电话和视频,与这些较衰弱的病人保持联系,确保他们的健康和福利获得照顾。”

她的团队也特别顾及那些独居的老年病人,那些身体或者精神需要别人照顾的病人,以及那些在这个困难时刻,自己或家人失去工作的病人。此外,团队也要通过虚拟平台,重新启动一些病人支援计划,这样病人可以继续获得他们所需要的护理和有过相同经历的“过来人”的支持。

在新冠病流行期间,除了病人,团队也为同样从事医疗工作的战友们,提供专业支援。
新保集团职员护理中心的特别项目高级处长黄女士说,医药社工、辅导员和心理学家,都志愿拨出时间提供职员辅导和同僚支援服务。

这是新保集团职员护理中心,主动给予医疗护理人员精神健康和福利方面的协助。这样的服务,在危机期间如新冠病毒肆虐时期,尤其重要。

病人可预约辅导
须要支援的癌症病人,可以预约医药社工或者临床心理学家,方法是发电邮,邮址:psychosocialoncology@nccs.com.sg 或者patientsupport@nccs.com.sg,或者打国立癌症中心的预约电话:64368088。

(本文取材自新保集团杜克-国大学术医学中心出版的Singapore Health)

知多一点点

癌症病人可能患抑郁症

部分癌症病人在治疗的过程中,需要接受心理治疗。

好些病人染上癌症后,心理上可能会经过5个历程,即:
● 否认:病人会怀疑医生误诊。
● 愤怒:病人抱怨上天不公平,为什么偏偏选中我!
● 妥协: 病人会询问怎样可以活得久些?多做善事能延长寿命吗?
● 抑郁:很多病人是在经过化疗或电疗后,感到闷闷不乐,并产生绝望情绪。
● 接受:有些病人会采取认命的态度,更珍惜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

不是每个癌症病人都会经过这5个心理历程,所经历每个阶段的时间长短也不一。不过,当病人经历抑郁的阶段时,家人就需要更加留意和关心他们的精神状况。

病人如果显得自暴自弃,不愿意再接受治疗,变得沉默寡言,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劲,晚上睡不着,甚至出现到银行退户头,安排把东西送亲友和写遗书的举动,都意味着病人患了抑郁症,而且有轻生念头。

有些最终寻求短见的病人,其实所患的癌症已大有起色甚至可能治愈,但是,心理上的疾病却让他们死于非命。

服用抗抑郁药能帮助病人睡眠,逐渐排除低落的情绪,重燃对生命的期待,因此有助于他们接受癌症治疗。

新一代的抗抑郁药,不会令人上瘾,因此,许多癌症病人只需服药三几个月,就不需要继续服药。

可能患焦虑症

癌症病人可能出现的另一种心理疾病是焦虑症。

某些癌症病人在接受治疗后,病情已经好转,但是他们却会因为一点不舒服而担心癌症复发。精神整天都很紧张,坐立不安,草木皆兵,老是要求医生为他扫描再扫描。

焦虑症只需要服用剂量一半的抗抑郁药,焦虑的情绪就能获得缓解。

患了焦虑症,病人不致于走极端,但是,如果焦虑症不治疗,也会转变为抑郁症。医学文献记载,15%的抑郁症病人有自杀的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