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 this User Guide before or during Publishing

AuthorSiew Wen Lee

郑惠玉儿子是“3只蟑螂”?

8频道新剧《单翼天使》由郑惠玉、鐘琴和洪凌扮演3个不同背景的单亲妈妈担起一头家,郑惠玉在剧中有2个19、12岁的女儿,现实生活中3个儿子还没到达青少年阶段,所以现在算是“预习”。

女儿会不会比较贴心?她直言:“儿子也很贴心!我平常花很多时间与孩子互动,生活起居也跟得很紧。不过3个男孩等于3只‘蟑螂’,因为他们是不可能共处在一起的。”

其实当初生下老3之后,郑惠玉原本想生第4个“博”一个女儿,但那时年纪已经很大了,丈夫不想她冒险再生。

《单翼天使》由洪凌、鐘琴和郑惠玉扮演3个不同背景的单亲妈妈。

如果早婚,郑惠玉已经可以生出洪凌那么大的女儿,可以享福了,所以她常常“鼓励”年轻夫妻尽早生孩子,“很多夫妻会想等事业、经济稳定才生,其实很多事情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当你ready准备要生的时候,可能已经追不到了,年纪大了,身体面对压力,不容易怀孕,照顾孩子也比较辛苦。这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我37岁才生第一胎,所以很‘赶时间’。可能新加坡人太实在了,但往往计划赶不上变化,有时候想得单纯一点,日子还是可以过的。像李锦梅就很好,早婚早生,女儿都已经22岁了,走在一起像姐妹。”

她认为一个家庭最理想是能够生3个,笑指家里3个儿子很奇怪,从小会“联盟”,而自己和老公是“公正党”,站在同一阵线。

郑惠玉在电视台是当家“阿姐”,在家也有妈妈的威严,“我鼓励、提倡孩子多做有互动的活动,像骑脚车,而不是看电视、电脑。”

>>《单翼天使》每逢周一至五9pm,8频道播出。

Text 李宛纹 Photos 新传媒+艺人IG

林俊良低调注册结婚

Maxi林俊良上个星期日(29日)已低调注册结婚,正式升格为人夫,所有Ah Boys都出席他的小型注册仪式。

林俊良上周五(27日)通过IG宣布因疫情延后婚礼,本来计划在圣淘沙酒店举行的婚礼将延后到12月举行。他说:“延后婚礼不是简单的决定,当时很多好朋友跟我说,如果我想举行婚礼,他们还是会出席的。我觉得最好还是为每个人着想,这时候避免大型集会,保持身体健康,所以便决定延后。”

谈到婚姻注册仪式,他说只邀请家人和Ah Boys们出席,“我们全部都戴口罩和手套。真的要感谢他们,他们没有出去玩,保护自己也保护我家人,很有责任感。”

他笑说带着兄弟闯关迎娶新娘很疯狂:“我们手要伸进去一个盒子,猜里面是什么东西,其实每个人都很怕。里面有动物包括一只螃蟹,陈伟恩是最后摸螃蟹的人,差一点被夹,幸好手没事。”

赵寅成+全昭旻停工入院
惹来新冠肺炎疑云!

38岁韩国男星赵寅成2月底才刚完成新片《逃亡:摩加迪休》的拍摄,今天却传出他住院ing,由于现在疫情紧张,消息传出也让粉丝相当震惊!

他所属经纪公司IOK Company稍早回应媒体表示:“赵寅成是因为感到膝盖疼痛,到医院接受手术治疗,不是什么大手术,根据医生的说法,预计本周内就会出院。” 经纪公司透露赵寅成最近觉得膝盖疼痛,因此住院接受治疗中,外界猜测他可能是在拍戏时受伤的,这说法被经纪公司否认,并强调电影拍摄很顺利,膝盖伤势与电影无关。目前赵寅成完成新片的拍摄后,并没有其他新的作品要拍摄,因此并没有影响任何行程,新片预计今年内上映,目前档期未定。

此外,33岁韩国女星全昭旻传因身体不适,将停工1个月,她所属经纪公司证实此事,但强调并非是外界猜测的染上新冠肺炎。

根据《体育朝鲜》报导指出,全昭旻近来因行程满档、身体不适,目前人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经纪公司表示:“全昭旻近来因身体状况不佳去了医院,但与新冠肺炎完全没有关系。为了恢复健康将中断1个月的活动,专心休息及治疗。”而她在人气节目《Running Man》担任3年的固定班底,因此将缺席该节目1个月。

哈孝远空姐老婆
放育婴假接通告赚外快

哈孝远空姐老婆刘凡瑄最近加入年代电视台节目《听妈妈的话》当“妈妈团”班底,产后请了半年育婴假的她,原本预定过完年后销假上班,却没想到遇到新冠肺炎全球大爆发,航空业首当其冲,班机几乎取消,复工无望只好继续休育婴假,在家顾小孩,偶尔接通告赚外快。

哈孝远透露,老婆的同事飞一趟就要休14天,来回飞2趟就要隔离28天,空姐现在其实蛮缺人,本来设定年后上班,却因疫情关系只好暂缓复工。而在疫情升温情况下,现在连空姐在机上服务都要戴口罩、护目镜,最近还穿上隔离衣,“在第一线工作会遇到什么都不知道,现在连吃饭都会拿一个板子,要吃鱼、肉用比的,没想到更惨,很多阿伯视力不好板子看不清楚,没戴眼镜近距离看板,感染机率更高。”

他透露,老婆公司福利蛮好,育婴假可以请到3年,被问是否3年都领半薪,哈孝远一听大喊:“基法前6个月半薪,如果请3年都半薪也太爽,我就卯起来生,一个月什么都不用做,就有3、4万元可领。”

JYJ金在中愚人节“玩笑”恐被严惩!

韩国团体JYJ成员金在中在4月1日愚人节瞎扯自己确诊新冠肺炎,之后才澄清一切只是玩笑,此举惹毛全球,韩国网友更连署要施予惩罚,累积人数超过1万人,而据韩国传染病预防法规定,如有谎报病事,严重可处2000万韩币,他也被南韩网友痛批:韩国之耻!

据《釜山日报》报导,金在中谎称确诊一事闹得沸沸扬扬,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可能会根据传染病预防法第18条来进行惩罚,该法条内容指出:若没有正当事由,做出妨碍、拒绝疫调、谎报、提出假资料等行为,亦或是故意隐瞒病情,最高可处2年以下有期徒刑,以及2000万韩币罚金。

金在中此举惹毛日韩两国网友,韩国网友痛批他是“韩国之耻”,还在青瓦台网站连署要惩罚他;而日本网友也超火大,除了也要求惩罚外,还有人质疑日本政府在3月5日早就发布韩国人入境后,必须隔离14天的政策,为何金在中整个3月却能在日本自由活动,甚至频上节目,希望可能将他逐出日本。

金在中愚人天当天晚上,原本在NHK电台有直播通告,节目组似乎是受到不少压力,紧急在官方推特宣布取消,将改为播出其他内容。对于金在中的行为,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表示:“以防疫期间,制造混乱的恶意的恶作剧电话行为,举报后会进行处罚,不过这次是名人在SNS上犯下的事情,因此需要内部讨论。”

蔡阿嘎愚人节喜迎“蔡波能”!

蔡阿嘎在4月1日这天迎来第2胎“蔡波能”,分享老婆二伯辛苦的生产过程,不过他还是不忘愚人节要开个小玩笑,所以就分享一张照片,称是蔡波能的正面帅气照,但网友看了都直呼:要去收惊了!

蔡阿嘎赶在愚人节快结束之前,在社群上分享一张照片,只见他抱着蔡桃贵一起合照,只不过蔡桃贵的脸被key上蔡阿嘎的脸,并写道“让大家看看蔡波能的正面帅气照!真的很像嘉义山下智久耶!”,网友看了都快惊呆,蔡阿嘎笑回:“原来是七月半啊,我还以为是愚人节咧!”

陈茵媺家中庆生
陈豪送花献吻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众多艺人都要在家,就连陈茵媺(Aimee)的39岁生日也要在家中渡过,有一家人一齐庆祝生日,陈茵媺笑得相当满足。

香港新冠肺炎确诊案例过去2周升幅超过3倍,上星期日开始实施防疫新措施,禁止4人以上在公众场所聚集,陈茵媺与陈豪一家5口,都尽量留在家中。4月1日是陈太陈茵媺的39岁生日,已是三子之母的陈茵媺,凌晨在社交媒体上载2张照片,除了和小朋友一齐切生日蛋糕外,也有老公陈豪送花献吻。

志村健遗体直接火化
终身未婚传出有私生子!

日本喜剧泰斗志村健因新冠肺炎病逝,享年70岁。他的“怪叔叔”形象伴随许多人成长,日本众星谈到志村健就忍不住泪崩,台湾也有不少艺人发文悼念,表示难以置信! 而据日媒报导,志村健因染疫过世,所以是直接火化,家属见不着遗体,只能看到骨灰。此外,帮志村健处理居家清洁的家政妇透露,志村健在送医当天还有特别交代她要好好帮忙照顾狗狗。

因为志村健终身未婚,留下的巨额财产可能会由哥哥继承。不过最近却传出志村健其实有私生子,若孩子出现,继承遗产恐增添变数!

据日媒《日刊体育报》报导,报导中推估志村健的财产大概有日币50亿元,由于没有遗嘱,依法律规定遗产会由兄弟继承。不过近日却传出志村健事实上有一名私生子,志村健曾在多年前所出版的书中透露,在还没有红时曾与当时女友同居产下一女,碍于家人反对因此一直没有结婚,如今这对母女下落不明。报导中也提及,若届时孩子出现,财产继承分配将会出现变数。

日本17岁鲜肉男星小宫璃央

另一方面,日本17岁鲜肉男星小宫璃央3月31日惊传确诊新冠肺炎,他上周末开始出现发病症状,除了发烧外还有味觉异常,经检验后呈阳性反应,因为病况稳定,目前自行在家隔离。小宫璃央是超级战队系列《魔进战队煌辉者》男主角,电视台证实他确诊肺炎,该剧现在已经停拍。小宫璃央过去曾获得“日本最帅男高中生”冠军,2019年正式出道,星途才刚开始。因为日前志村健才因新冠肺炎过世,日本人心惶惶,就怕演艺圈继续沦陷。

《致2020的我们》线上记者会
7艺人“兵分4路”搞笑!

全新本地青春励志网剧《致2020的我们》将于4月10日上线播出,该剧因疫情无法举行记者会,今天下午特别举行一场线上记者会,7位主要演员“兵分4路”,林俊良、陈伟恩、吴清樑和陈芷尤“驻扎”在哇哇映画办公室,4人的座位都保持1公尺的“安全距离”,罗美仪在车上、何盈莹在家里,涂善存则远在台湾,透过视频与媒体“交流”。网上记者会也通过哇哇映画的FB直播。

Charlie吴清樑+Joshua陈伟恩+Maxi林俊良

3位Ah Boys–林俊良、陈伟恩、吴清樑剧中角色搞笑,Maxi林俊良介绍角色时说3人进大学只想脱单,而且都是处男,“我的角色是‘朱宝玉’,不是卖弄美色,只有好色!”陈伟恩紧接着说,他的角色“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比我帅”,但偏偏就让他遇见罗密欧(涂善存饰),所以让他“很不爽”!吴清樑的造型有点“土”,他笑说:“就是很多女生不喜欢的类型,还戴Ah Pek眼镜。”

Apple陈芷尤

Apple陈芷尤的角色是校花,还有一场穿得“很清凉”的戏。她说拍摄时有点尴尬,开拍前有跟导演说不想露太多,因为身材不好,而在拍那场“脱bikini”的戏份时,身上黏了很多“安全措施”,但天气很热,她流了很多汗,结果“全部掉下来”,最后还绑毛巾,搞到“很肿”!她笑说:“Maxi看到我说‘哗,很大’,其实不是我很‘大’,是我被毛巾包到很‘大’,哈哈!”

何盈莹

何盈莹的角色外冷内热,她说刚开始很容易演得“太凶”,但其实她本人很爱笑,所以在角色拿捏要花一点时间 。

涂善存剧中是万千宠爱的“男神”。

艳福不浅的涂善存是万千宠爱的“男神”,不只3位女生都喜欢他,他还有一场脱戏!他回忆说:“我吃得很清淡,还做重训,Maxi教我拍戏时喝可乐,然后做sit up,让画面更好。练习辛苦一次,镜头是永远的!”也有“脱戏”的陈伟恩则庆幸他是第一个拍,拍完可以乱吃,涂善存因为是最后一个拍,所以之前完全没吃,也几乎没喝水,很可怜!

吴清樑+罗美仪的角色从大学同学变成夫妻。

罗美仪这回从“少女”变身妈妈,不禁感叹“惨了,开始步入人妻角色”,此外与吴清樑还有吻戏,“他很自然,我自己不知道在害羞什么,有点被吓到!他是very nice guy啦,很照顾我。”

林俊良、陈伟恩、吴清樑和陈芷尤“驻扎”在哇哇映画办公室,4人的座位都保持1公尺的“安全距离”。

《致2020的我们》故事围绕在7名在大学时代认识的友人,后来因种种误会及感情纠葛,导致友情决裂。相隔10年后他们再次相遇,企图找回当年与彼此的回忆。 记者问众人:念书时有没有什么“疯狂”事迹?曾在澳大利亚留学的陈伟恩为难道:“澳大利亚有很多home party,说了怕对事业不好,所以不能说……”但他不忘“sabo”Maxi:“如果遇到Maxi就完蛋……”Maxi接着说住宿舍最怕就是遇到偷窥狂,还有偷内衣裤的人!

何盈莹念大学时没住宿舍,印象最深是:常常忘记读书,得临时抱佛脚!罗美仪学生时期做过最“坏”的事是帮同学作弊,由于不是好榜样,所以要大家千万不能学。

>>《致2020的我们》将从4月10日起,通过meWATCH播出。

Text 李宛纹 Photos 哇哇映画

饮食业受冲击!
周崇庆不愿辞退员工“止血”

陈澍城潮州菜馆生意减半,周崇庆与周初明饮食营业额下跌40%,不愿辞退员工止血。

本地资深演员陈澍城与友人投资开设的“潮州城”餐馆早前推出全面餐价折扣30%优惠,反应不俗,餐馆几度满座。不过政府近日宣布实施更严格的安全社交距离措施后,陈澍城前天受访表示餐馆响应措施,座位减去一半,生意也因此锐减。

陈澍城说:“顾客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宁可生意下降,安全最重要。生意会回来,顾客的健康是首要。”他透露业主早前已减租,“疫”起渡过难关。餐馆也会在外卖服务下功夫,为不能上堂食的顾客供餐。

周崇庆与周初明合作的饮食生意包括泰式火锅烤肉档“888 Mookata”与“粥出名”粥档。周崇庆受访说因档口设在咖啡店,环境通风,之前影响不大,但当安全社交距离措施升级后,生意大减40%。 周崇庆指粥品可供食客外带,火锅烤肉则不行,即使推出优惠也于事无补。

他说纵使生意受影响,也不想用辞退员工的方式“止血”,因为员工们需要糊口养家。合伙人与经理将研究如何在疫情下,营运生意。

本地前电台DJ王盟友(Daniel Ong)于中央商业区经营的3家Rookery餐馆生意受冲击,他上个月还向银行贷款20万周转,日前无奈上社交网吁发展商减租,若现状维持不变,餐馆生意只能撑多1、2个月。

他感叹餐饮业的生意于2月初开始下跌,跌幅达30%;直至本月,生意已跌至70%,“我们有30多名员工,最近不再聘请兼职工,现在也施行4天工作制,尽量减低成本。”

藏了2年半!
Drake私生子终于曝光

加拿大男歌手Drake过去与西洋天后Rihanna有过一段情,虽然他称自己“只爱Rihanna一人”,但仍与A片女星Sophie Brussaux生下一名私生子。小孩在2017年出生,原先被保密到家的孩子,3月30日Drake却无预警首度公开儿子照片。

Drake曾经承认,小孩是他与只有过几夜情的对象生下来的,透露宝宝是在2017年10月11日出世,而自己一直只给予经济上的资助,1年当中只有圣诞节才见儿子一次。然而Drake这次却意外公开了保密到家的儿子照片,甚至与他口中“几夜情对象”Sophie Brussaux,“一家3口”一起入镜。

2岁的儿子有个和Drake完全不同的白皙皮肤,和一头金色卷发,眼睛也是水汪汪的碧蓝色。不过一双厚唇倒是和爸爸也几分相似,黑、白混血的Drake也公开自己妈妈的照片,证实家族中确实有白皮肤、金发的基因。

Drake 2017年就被爆出与A片女星Sophie Brussaux有私生子,当时他甚至要求对方堕胎,但最后Sophie Brussaux还是把小孩生了下来。在Drake承认之前,饶舌歌手Pusha T就把此事写进歌中,并透露宝宝的名字是“Adonis”。

自认“犯过大大的错”
谢忻与公司终止合约

谢忻去年与阿翔爆出不伦恋后,工作一直不见起色,日前她则发文透露,与经纪公司终止合约了,并感谢公司照顾她十几年,自许会过的好好的。

谢忻3月30日在FB发长文,宣告与合作了10多年的经纪公司平和终止了合约关系,并表示感谢:“无论如何,我想向庄总和百是这个大家庭説声谢谢,嗯,还有恩重如山的寇桑。谢谢你们这十多年来一点一滴的栽培与看顾。”接着她也提到在这十几年中“我的开始在百是,在这里有过小小的成绩,也犯过大大的错,如今,就在这里归零吧,带着感激与感伤。”最后更她期勉自己再出发,会更加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