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9日的午后,新加坡岛国烈日高照,微风习习,《优1周》和贸工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也是东海岸集选区国会议员的李奕贤,在他最爱的滨海湾花园(Gardens by the bay)做访问。 1个半小时的访问与拍摄,李奕贤高级政务部长不时“丢”出许多笑话,侃侃而谈他鲜为人知的家庭生活,展现他风趣幽默一面,也凸显他丰富的表演细胞,和多样化的运动色彩。

重要的节日会送花

UW:选择在滨海湾花园拍摄访问,你很喜欢植物花卉吗?有没有特别钟意的植物和花卉?

我比较喜欢颜色鲜艳、花瓣比较大朵的花卉,好像郁金香、大朵的玫瑰花或是菊花等。 滨海湾花园,我已经来了无数次,有因为公务,也有私下来的。会跟摄影界朋友、跟基层、跟家人一起来,至少10多次。 除了滨海湾花园,我也很喜欢植物园,觉得我们这个城市建设,从钢骨水泥走入这样一个自然环境,是非常美好的一个落差。

UW:你爱大朵的玫瑰花,是不是追求太太时送过的花?

我追求太太时,有没有送花,我忘记了!(哈哈哈大笑)。 追求时有没有送花,这个应该要问太太,太太对这种细节是非常敏感的,送什么花、什么颜色的花,她都会记得很清楚。 我有送太太玫瑰花的习惯,多数在一些重要的节日,如情人节、母亲节、太太生日啦!红色的、黄色的玫瑰花都送过。

UW:刚才提到经常和摄影界朋友到滨海湾花园,你应该是很会摄影的,有收集图片的习惯吗?

是的,我很喜欢拍照,摄影是我一个爱好,我有一架5D Mark Ⅲ的照相机,拍了很多花卉的照片(拿出手机展示拍摄的花卉图片),我很想在家里炫耀一下这些成果,但一直没有时间去处理。

UW:听说你不说话时,安静严肃,但一开口就非常幽默,会把大家逗得很开心。讲笑话是你私下的个性吗?你收集笑话吗?还是你的笑话是随口拈来?

我没有收集笑话,有时候头脑发生“短路”,笑话就出来了,“短路”福建话是“short”,广东话是“黐线”,我只怕在国会上发生,其他的都OK。哈哈哈(大笑)!旁边的同僚也大笑!

UW:你的“短路”时刻,是和家人朋友基层在一起时吗?有特别去研究笑话吗?

跟朋友吧,只要场合是轻松的,我可以“短路”就“短路”。我没有特别研究笑话,讲笑话有几个因素,一个是让大家轻松,也可以拉近关系,另一个是在工作场所,用一种轻松幽默角度去看问题时,反而更有创意,如果大家在紧绷拘束的环境,开会不出声,就很难有创新,很难让大家又一个机会贡献。

UW:你从小就爱笑吗?在父母眼中是怎样的孩子?

我是很爱笑啦!只要不是发神经就行,用福建话来说不要“起笑”,“起笑”的话问题就严重啦!(哈哈哈) 在家里,我是四个孩子的老大,我一直都把身为长子该做的榜样做得很不错,在学术、课外活动等各方面,我相信我做了好榜样,所以我的弟妹有点不高兴,说我给了太大的压力,到今天还是会跟我抱怨,说我在家里当大哥常常“作威作福”(哈哈哈,开玩笑的!)我和弟妹的感情非常好,到现在我们都各自成家,还是经常聚在一起,我们的家庭挺Close(亲密)的。

UW:你的华文水准超高,听说你出口成章,是父母亲都讲华语吗?还是你本身热爱华文?

我是华校生,华文是第一语文,这要感谢我小学有一位很好的老师,郭丽娜老师,她很注重我们的华语发音,教导注音符号,关心中文教育,我本身也有语言的兴趣。 我的华文在中四过后就停滞不前了,直到1997年我到苏州工业园工作,才有机会认真用华语,因为我们有这个基础,加上我很喜欢看电视剧,如《乾隆》《康熙》
《雍正》《甄嬛》《大清帝国》等剧都看了,这些电视剧的用字都是4个字4个字的,久了就学起来,变成文句,挺有意思的。 我建议年轻人可以找高水准的创作,如中央电视台制作的节目,把好的诗词学起来,就会提升自己的华文水准。

UW:你有两个孩子,多大了?你和孩子的沟通也是华语吗?

你会注重孩子的双语发展吗?对孩子的课业有要求吗? 我的大儿子今年21岁,小女儿19岁,他们小时候,我把他们带到上海北京去浸濡,浸濡了三年,他们华文程度很不错,高中的学业成绩也很好,都是可以拿奖学金的,我儿子华文水准很好,他拿资讯局奖学金,要到美国芝加哥大学念电脑工程,我女儿成绩其实更好,只是她不申请奖学金,她要打父母的算盘,她会念国大。(哈哈)

UW:你和孩子们关系亲密吗?会和孩子开玩笑?常常出外用餐逛街吗?会跟孩子们谈国家大事吗?

我们的关系非常亲密,虽然我很忙,但还是会抽时间经常聚会,我们有一起出国旅游。在新加坡,吃饭免不了,也会去看电影,但我选时间,一般都是去看他们要看的电影,不过我有时也会坚持要他们一起看我要看的电影。 我儿子在我选区的MPS(接见选民)帮忙,他是义工,对我的议员工作也相当了解,对居民提出的民生问题也比较懂。

UW:你很少谈及个人家庭生活,你很注重隐私吗?你的家人给了你从政怎样的鼓励和支持?

是,我注重隐私。我从政,家人给了我的鼓励和支持,哗!太大了!尤其是太太,她要照顾两个孩子学习,生活起居,还要照顾我这个非常忙碌的大孩子。(太太是职业妇女?)不是,一半,前几年我太太在工艺学院教part time,时间比较灵活。(你如何补偿她?)我只要有时间都会陪太太,做散步游泳运动、去吃饭,陪她上超市。(部长你会陪太太上超市?)是呀,星期天有空就会陪她一起,所以我学会如何用卡自己付款。

热爱唱歌与运动

UW:可以谈谈你和太太交往过程?现在还会和太太“约会”?太太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

哗!我讲错会被骂(哈哈)。我们是大学时朋友介绍认识的,我们不是同学,也不是一见钟情,是慢慢培养出来的。我们结婚25年了,每年的结婚纪念日我们都会一家人一起庆祝,今年25周年比较隆重。
(有没有送贵重礼物,好像钻石之类的礼物吗?)哈哈,我今年送了一只名表给她,让她自己到表店去选,但她选来选去还没有做出决定,女性选东西和男人不一样,我还提议她上网去查看资料,但她似乎对戴在手上好不好看比较重视。

UW:部长你的公务肯定非常忙碌,有属于自己“偷闲”的时间吗?会做些什么?你注意养生吗?

我会在星期二打羽毛球、星期天去跑步,我太太也参加。我是羽总会长,我们每星期二都会和一群朋友一起打羽毛球。其实我中学时期就有很多运动,我短跑、打羽毛球、篮球、壁球、网球,我小学时是乒乓校队,我学过游泳,我是一个很好动的人。 运动,我很喜欢,其实也是有必要的,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吃多过运动,我必须用大运动量来消耗掉一个星期吃进肚子里的食物量。加上最近又是榴梿季节,天呀!不得了!吃小小一颗就等于一片面包,我们至少吃进好几颗,吃下整大包面包的热量。

UW:除了运动,你还喜欢什么?

我很爱唱歌,今年我和我的基层有组织100人的合唱团,在国庆日上演出,今晚我们会一起彩排,我们也经常去表演。我是合唱团的,唱男中音,我其实没有受过正式的训练,我小三就参加歌唱赛赢得第二名(哈哈),我的成名曲是《蝴蝶花》(部长即兴唱起这首歌曲,同僚们都听得如痴如醉,大力鼓掌)。 我前年还参加过妆艺大游行(拿出手机放映当时的录影,开玩笑说着是让自己骄傲的时候),我和三位歌唱家合唱这首《花同心》。唱歌要唱得好,确实需要去学习,所以我到了50岁就去跟老师学唱歌,学了之后才发现唱歌不简单。 (你在社区应该常常被拉上台唱歌?)就是啰!我经常唱的歌是:《我问天》《城里的月光》《要拼才会赢》《千山万水总是情》《陪我看日出》等。

UW:今年是SG50,你也曾见证过新加坡从甘榜到现在的发展,你有难忘的回忆吗?觉得新加坡改变最大的是什么?

我们这一代,60年代出生的人,很幸运,我们尝过贫穷滋味、经历过没有吃饱日子、上学没有零用钱、半工半读教补习赚取上大学学费等,因此我们比较容易感恩、满足。 我也庆幸自己不是一出生什么都有,我从幼儿园到中学,一家人6口,4个孩子和父母亲都住在一房一厅屋子里,现在回想起来,我不觉得童年是不快乐的,我们都很开心,父母亲把我们照顾得很好,兄弟姐们都很亲爱。

UW:在新加坡,你有最喜欢的地方吗?你会如何向国外朋友推荐?

在新加坡,我最喜欢的一个跑步的地方,就是滨海湾,我3公里、5公里、10公里都跑过,尤其是在黄昏时刻,在这里跑步真是太美了。我走过的国家有60个,去过的城市有200个,滨海湾还是最美丽的海岸线。 新加坡如果真正要玩,至少要花上一个星期,这里有太多不同的特色和景点,我经常会跟外国朋友推荐在去机场前,一定要到滨海湾的Satay by the bay吃沙爹,环境太美了。

贸工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部长李奕贤参与录制的《部长咖啡谈》节目,于8月7日(星期五)上午8时30分通过早报网(zaobao.sg)、晚报网(wanbao.sg)、omy.sg及星和视界都会台(111/825频道)同步播出,电台电台UFM100.3也将播出录音片段。

部长咖啡谈》系列节目是由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媒体集团制作,将先后邀请8名部长上节目,谈论公众关心的民生课题。

主持人是电台UFM100.3著名DJ文鸿,来宾除了每期一名部长,还包括新加坡报业控股华文媒体集团业务总编辑蔡深江、Montfort Care执行长黄明德及《联合早报》专线记者。

部长咖啡谈》将于8月的每周二、周五早上8时30分,通过早报网(zaobao.sg)、晚报网 (wanbao.sg)及omy.sg同步播出视频。电台UFM100.3也将播出录音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