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心万丈,是我们这一期的拍摄主题。本地“百变女王”庄米雪带着2个弟子兵Pornsak、李腾齐上《优1周》封面,要谈的是,他们对事业的野心。应本刊要求,李腾特别带了一只1:1的BE@RBRICK收藏品一起上镜。这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羊,但其实,它是bear,象征艺人们在演艺事业上的百变。
3人难得凑在一起,据说,他们上次合体应该是在新年捞鱼生,工作上的合体,更难,因为不是很多厂商都有这样的budget。Pornsak笑说:“我都说了,新加坡最忙的主持人都在这里了!”

手心VS手背

UW:老大Pornsak和老二李腾,老板比较疼哪一个?
庄米雪:一个是手心,一个是手背……
Pornsak:我要做手心,不要手背!
李腾:可是你应该是手背,你比较黑…手心比较多工,手背都没事……
Pornsak:那给我多一点工,我愿意!(你很爱钱hor?)我是勤劳、务实!勤劳和敛财不一样。

UW:谁比较会赚钱?

Pornsak:我觉得我比较爱钱!
庄米雪:他们2个都很用功。
Pornsak:3个最会赚钱的主持人都在这里了!(年薪过百万?)3个加起来可以。
庄米雪:Of course!
Pornsak:因为她一个人已经过百万,我们只是加上去而已,哈哈!
庄米雪:没有啦,不要乱说,3个人加起来过百万就OK了。

天生VS栽培

UW:在新加坡当艺人,难吗?
李腾:我觉得现在要当艺人很简单,媒体很发达,艺人的定义也跟以前不一样了。新加坡的环境太安逸、很受保护,像主持节目时你不讲话,撰稿一定会分一点话给你讲,在国外,你不讲话就没有你的镜头。
Pornsak:对,新加坡的导播还是善良的,至少会有一个镜头。
李腾:其实,你看我和Pornsak入行那么久了,都没什么新人(主持人)进来。
Pornsak:我觉得主持人,有一部分是天生的,后天栽培不容易。
李腾:很多人入行不会把主持人当first choice,都是要当演员,不然就是把主持看得太简单。主持人要把最好的光彩带给周围的人,心态方面要调整,所以不是所有人都想要当主持人。还有,在新加坡当艺人最大的好处,就是没有狗仔。
庄米雪:在新加坡当艺人是很享受的一件事,可能因为僧少粥多,所以不必太烦恼,不用抢破头。
Pornsak:她有这种想法是因为她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其他艺人抢破头的状况还是有的,她不在那个位子上,所以她不知道。
庄米雪:你们也不在那个位子啊!
Pornsak:我们是曾经熬过来的!

Text 李秀文 Photo Bob


Make-up
Michelle & Pornsak: Benji Oo (Makeup Link)
Lee Teng: Eve Ong (Makeup Link)
Hairstyling
Michelle: Evande Loh @ Hair atelier by Shunji Matsuo
Pornsak: Joanne Er (Monsoon @ Novena using Hatsuga Product)
Lee Teng: Kenneth Sin (Air salon using aveda)
Wardrobe
Michelle: LEVIS
Pornsak: DOCKERS
Lee Teng: DOCKERS & ST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