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毒舌评审,有的是对学员的万般鼓励。《The Voice决战好声》跟一般选秀节目很不同,反而是导师之间的竞争起了很大的化学变化。尔虞我诈、唇枪舌战,4位导师为了争取学员,使出浑身解数,用说的、用肢体、用抢的,你可以想象的、不可以想象的,都已经发生……

伍思凯>>循循善诱

出道30年的伍思凯(51岁)是4人中最资深,但他说,如果仗着自己“最资深”,那已经处于劣势。
“你在争取学员的时候,必须让学员感受到自己炽热的爱,如果把自己放在很资深的位子,就死定了!资深是我在歌坛的经历,碰到不同情况可以见机行事、见招拆招,不代表我德高望重,坐在那里好像土地公一样。”
人人有信心,个个没把握,他笑说不知道学员心里在想什么?不过肯定的是,学员来参赛之前肯定对每一位导师的风格做足功课,“你在现场告诉他‘我爱你’,可是他会告诉你‘对不起,我已经喜欢别人了’。但是有一点,虽然他心里已经喜欢别人,你在现场对他努力表白,还是可能会让他改变心意。”
论口才,他认为每位导师都有不同风格,不要因为别人怎样而变成别人,他希望借助这个平台帮助学员在音乐道路不要走那么多冤枉路,多点给予正能量。

陈奂仁>>半个综艺咖

“我是star maker,他们是superstar,你选哪一个?”陈奂仁(41岁)在节目出招,以此条件吸引学员加入门下。
至于是否有效,陈奂仁分析:“很难说是不是因为这招,导致学员选我?很多时候为了节目效果或纯粹为了跟Gary作对,学员在这种情况下选上我,我觉得很惊喜,哪怕我只是转过来凑热闹。不过,star maker确实是我跟其中3人最大的分别,我是唯一一个当了10多年监制、编曲、混音师的音乐人,作为一个拥有丰富幕后经验的歌手,就是我的最大卖点。难道要我说‘如果要一个脂肪比较多的导师,那就选我吗?’,说自己很能唱,他们也很能唱啊!”
盲选抢人一口气就抢了4天,4位导师感情越来越好,开始会用不同的技巧来玩,“像小伍哥带了2座金曲奖奖杯,曹格也有1个,我只有1个金像奖,但这是歌唱节目,有用吗?Della的绝招是张开双手,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所有美眉都去了她那里……”
节目中的陈奂仁很有喜感,他直言自己是半个综艺咖,向来是开心果,“能上这个节目是梦寐以求的事,看了这么多年节目,感觉这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真人秀,学员在盲选靠的是真材实料入选,而进入奂仁战队的学员都是自愿的,我不会对牛弹琴,我会把所有经验传授出去。”

丁当>>重新认识自己

丁当(34岁)资历最浅,问她会不会吃亏?她回说自己走的是“温暖心理医师”路线。
“这次的导师群里,小伍导师比较沈稳内敛,奂仁导师比较幽默风趣、可爱,Gary导师比较率性,我是温暖的心理医师,而且我是导师里面唯一的女生,所以我会站在不同的角度来感受整个过程。我们4人都是走不同风格,这次跟在音乐上很有成就的3位导师合作,激发了我很多的可能性,未来也希望有更多的合作。”
既然是唯一的女导师,那是否特别获得其他3人的照顾?
“如果大家有看节目,就会发现我坐在Gary导师和奂仁导师中间,每次他们两人在节目上开始‘针锋相对’时,我都是夹在他们两人中间不知如何是好,哈哈!但其实我觉得3位导师都对我照顾有加,像奂仁导师就会和我一起讨论比赛后的感受等等,而且因为我是女生穿着高跟鞋时他都会扶着我下台,确保我不会受伤,我觉得这个举动好贴心!”

曹格>>自我挑战

有收看节目的观众,一定会发现陈奂仁一直跟曹格“抢人”,记者很好奇曹格会不会“气恨”他?他笑说:“我舍不得!哈哈哈!连他抢到了学员我都忍不住为他高兴!其实最重要的是好的声音被留下来了,所以无论选手去到哪个战队,我都觉得很开心。4个导师都有各自的特质和强项,我相信缘份,该在同个战队的无论怎样都会在一起。”
在曹格(38岁)心中,他希望找到用心唱、唱出正能量的好声音。
“无论是听什么人唱歌、素人也好、专业歌手也好、或是去live house听歌,我都很重感情,所以我很依赖感觉,那就变成我不会太过在乎有没有走音啦,或拍子跑掉啊等等跟技巧有关的部份。简单来说就是感觉,有的声音一开口就是会让你忍不住很想继续听下去,把你吸住一样,好像有很多故事要和你说。”
虽然这是一个比赛,但曹格希望学员不要当作只是一个比赛的心态来看待,而是尽全力把自己想表达的信念一次过用音乐、歌声把它传达出来,那就不会有遗憾。

哪里追看?
《The Voice决战好声》每逢星期日8pm于Hub都会台(Ch 111和Ch 825)播出。非星和视界订户也可以通过StarHub Go免费同步收看节目。新加坡报业控股旗下华文媒体集团(《联合早报》《联合晚报》《新明日报》、zaobao.sg、电台UFM100.3和《优1周》)是《The Voice决战好声》的战略合作伙伴。
Text:李秀文  Photos:Bob Lee@The Fat Far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