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症与谵妄症
认知障碍包括抑郁症、谵妄症和失智症,其中以失智症最常见。认知障碍或脑部功能下降,可导致记忆力出现问题、语言障碍、迷路、行为异常,还会产生幻觉。

失智症,也称痴呆症(dementia),是一种日益常见的老年疾病。

林诗菁医生指出,亚洲占了全球老年人口的一半。到了2050年,这个数字将增加至三分之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在2014年出版的《亚洲老龄化》报告里便特别提到日本、香港、韩国和新加坡的65岁以上人口数目,将在少过40年的时间里,占全国人口的28%至36% 。

她认为这个趋势叫人关注。根据新加坡一项2015年所做的调查,在每10名年龄60岁以上的老年人当中,有一名是失智症患者。2012年,我国有2万8000名年龄超过60岁的失智症患者。到了2030 年,这个数字估计将增加至8万人。在人类寿命不断延长的同时,失智症也成为一个日渐严重的世界性问题。

林医生是樟宜综合医院老年医学部高级顾问医生。她透露,樟宜综合医院目前有60%的床位是由年龄超过65岁的病人占据。在这些65岁以上的年长病人当中,有40%到50%有某种程度的认知障碍,又或者是脑部功能出问题。

“认知障碍包括了抑郁症、谵妄症和失智症,其中以失智症最常见。”她解释,认知障碍或脑部功能下降,可导致记忆力出现问题、语言障碍、迷路、行为异常,还会产生幻觉。

失智症原因

失智症与谵妄症的某些症状相似,容易混淆,林诗菁高级顾问医生特别给读者作解释。
林医生说,失智症是一组脑部疾病的统称,这类疾病会逐渐和长期地导致脑部功能退化,其中包括阿尔茨海默氏病(也称老人失智症,Alzheimer’s disease,简称AD)、中风病(血管性失智症)、阿尔茨海默氏病和中风一起造成的混合失智症、帕金森氏病、路易氏体失智症(Dementia with Lewy bodies,简称DLB)等。目前有超过70种病症可导致失智症,而以阿尔茨海默氏病最常见。

林诗菁医生指出,失智症虽好发于老年人,但年龄在65岁以下的中年人也有可能患上此病,这被称为早发性失智症。早发性失智症和遗传因素有关,对于病人和其家属的打击尤其重大,这是由于病人正当壮年,有较重的经济负担。

她说帕金森氏症引起的失智症,通常在患者得了帕金森病数年后才会演变成失智症。路易氏体失智症的临床症状是:脑海里会出现非常真实的视幻觉,他们可以像在看一场电影般仔细地叙述脑海里的景象,其症状也像谵妄症一样起伏不定。

她补充说:“血管性失智症通常是在中风后出现,之后症状会稳定下来,一直到再发生下一次中风。”

什么是谵妄症?

谵妄(delirium)是一种急性发作的症候群,特征主要为意识清醒程度降低、注意力变差、失去定向感、情绪激动或呆滞、睡眠和清醒周期混乱、有时清醒有时又变得昏昏沉沉,常常伴随着妄想、幻觉(看到不存在的东西,过世的亲友)等;病情起伏不定,时好时坏。

林诗菁医生说,谵妄症是一种急性发作的脑部功能变化。一般谵妄症可持续几小时到几天不等,是由潜在的健康问题所导致。谵妄症的其他特征包括意识水平起伏不定,有时候意识不清,有时候警觉过度。

“谵妄症是可以医治的,当潜在的病症获得治疗并且成功地控制后,病人将能够逐渐回到正常情况。有些病人可能需要长达6个月才能痊愈。”

失智症发病过程

老年医学高级顾问医生林诗菁指出,临床上失智症通常是从短暂的记忆力变差开始。患者并不知道自己有病,一般都是亲友首先留意到这些微小的变化,如:重复询问;常遗失贵重物品如家门钥匙、身份证、银行存折;忘了个人密码;家庭主妇会忘了灶炉上正在烹煮食物;开车者经常发生意外和迷路。

失去日常生活技能,如不懂使用手机、遥控器、新的厨房用具;或在学习新技能方面有困难。
认不得人和地方;常把家庭成员混淆,忘了有一段时间没见面的亲朋戚友,即使旁人极力提示也还是想不起来。

原本熟悉的地方也迷路;在家里也会走失,忘记回家的路,不认得自己就在家里,还不断要求别人带他回家。

出现语言障碍、无法完全明白别人说的话或写的字,即使是熟悉的母语;又或者无法表达自己,通常表现在答非所问或变得沉默,又或者表现什么都不感兴趣。

行为或脾气在近期内起变化,情绪变得低落,不想参与活动。
林医生说,当失智症逐渐恶化时,患者脑部会萎缩,最后可能长期失去记忆。
“他们无法站稳,常在家里或外头跌倒,最终只能卧床依靠看护者照料日常生活。”
她补充说,患者的膀胱也会出现问题,影响排便功能——刚开始时是频尿,常上厕所。而随着失智症恶化,上厕所的需要也会忘记,最后变成大小便完全失禁。

不过,林医生指出,并不是所有失智症患者的初步症状都是逐步的短期记忆变差。
“有些失智症,如较少见的额颞片失智症,会使患者的个性、行为和语言能力骤起变化,也可能改变对食物的选择;记忆力则能保持较久。”

她说,家人通常会申诉患者常乱发脾气、行为古怪和不可预测,因此有时候导致亲友在公共场所感到难堪。

受访专家:林诗菁医生
老年医学部高级顾问
樟宜综合医院

(取材自东部医疗联盟及樟宜综合医院联合出版的《Caring》)

text: 邹文学 photo: 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