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李淑仪(30岁,部分时间大学生。)
记录:邹文学

 

十多年前我还是十七八岁的时候,我的肩膀、颈项和背部都会作痛。肩膀有时像石头那么坚硬,颈项也不能随意转动。每天起床后头也会痛,而且双手麻痹。开始时双手麻痹只是偶尔发生,后来严重到不能握住东西。晚上总睡不好,一晚要醒三四次。 为什么会这样?
我那时在理工学院上课,难道是功课压力造成?我那时候的情绪可想而知,脾气自然不大好。

带家婆治病
19岁那年我去看中医,还不只一个。他们为我针灸、推拿和拔罐,效果都很有限,疼痛最多舒缓一两天,可是每天肩膀仍然会酸痛。我就是这样挨过十多年。

今年年初,我读到《优一周》的文章,介绍新加坡疼痛护理中心的李文鉴医生讲解的治疗关节痛的方法,于是就带我的未来家婆去看他,因为我家婆也被关节痛折磨了好久。

不久李医生把我家婆的关节痛治好了。我就想起自己的疼痛,是否也能在疼痛护理中心获得有效的治疗?

十多年疼痛消失
为我治病的是疼痛护理中心的另一名医生郑文申。郑医生在我的肩膀两边打针,我记得他插了很多次,总共应该有十针吧?他解释,注射这些针剂是要帮我消除肩膀肌腱的发炎,使肌肉放松,从而解除疼痛。

很神奇,我十多年来的疼痛果然就消失了,不过,现在还要定时服药和运动。

医生也为我作过磁共振扫描,确定我的颈椎没有异常。

我很开心,现在每晚都睡得好,工作读书都有劲,精神特别愉快。

问医生
Q: 请问李小姐为什么会有那些疼痛的经历?

A: 她患的是神经线过敏症,就是现在已为更多人认识的纤维肌痛综合征。 这种疼痛的特点是全身多个部位都会作痛,其他症状包括睡不安宁,心情紧张、不能集中精神。患者如果发现这类疼痛持续超过三个月,患上这种综合征的几率便很高。好些病人也会受到焦虑症和抑郁症的困扰。 要诊断纤维肌痛综合征确实不容易,家庭医生会以为那是落枕这类情形造成的颈项痛。骨科医生则会安排病人扫描,包括磁共振扫描,也看不到任何端倪。目前医生也无从以血液分析来发现任何患病的标记。 有些病人感到更痛苦的是,医生说不出所以然、同事和亲友也可能怀疑他们是无中生有。

Q: 纤维肌痛综合征怎样治疗?

A: 李小姐见我时,她的肩膀确实僵硬得像石头,颈项部位碰到也会痛。 治疗方法先是打针,使肌肉放松,起到止痛效果。病人也需要服药一段时间,药物包括低剂量的抗惊厥药,以便调理好中枢神经线。开始时,病人也需要接受心理辅导,解除累积已久的心理负担。 病人还需要接受有助于肌肉放松的物理治疗,定时进行带氧运动,以便长期抑制症状,防止复发。

资料提供:
郑文申医生
新加坡疼痛护理中心